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女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陈二百零九年冬,在位十一年的宇平帝崩,死无全尸。

    只剩下一颗头颅被存在一只匣子里,当做收殓。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死的最惨的一位皇帝。

    但天下,却偏偏没有一个人难过,甚至每个人都在等着这位皇帝死去。

    听到这位皇帝终于死了,还有人额手称庆,这也是天下少有的。

    同时,这应该也是大陈朝的最后一年了。

    虽然大陈皇族还活着的人依旧很多,其中也不乏出色的人物,比如说,那位名震天下的大陈六王剑神陈小桔。

    可是他们谁都不可能当皇帝了。

    因为一个人,古月安。

    只要古月安活着,那么就谁也不可能当皇帝的,除了他。

    毕竟,他可是近千年以来,唯一一个可堪称圣的人物,论武功,天下无敌,论声望,更是无人可及,他不当皇帝,谁敢当皇帝?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已经众望所归,只要他坐到那个宝座上就立刻可以黄袍加身的人,就是没有坐到那个位置上去。

    古月安在杀死了陈嘲风后就失踪了。

    陈嘲风死后第三天,古家军进入东都金陵,虽然明面上并没有任何的说明,但是接收工作已经在开始了。

    各地早已宣布效忠的军队纷纷派人来投,古家军也是来者不拒,到了最后,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一个,要登上皇位的人了。

    可是那个人,却迟迟不出现。

    古月安在哪呢?

    古月安在姑苏。

    天下风云涌动的时候,他躲在虎丘上的弈剑坪和谢雨留喝茶。

    “想好了?”谢雨留不喝茶,他除了偶尔喝酒,几乎对于外物没有任何欲求。

    “想好了。”古月安说想好了,但所说的想好,并非是做不做皇帝,皇帝,他本来就没兴趣。

    他所说的想好了,是想好,到底怎么抉择。

    他已经将能够告诉谢雨留的都告诉了谢雨留,比如说,他可以拯救这个即将被外面的世界入侵的破碎世界,但是从此以后,他将再无突破这一界的可能。

    谢雨留也是一样。

    “你呢?”古月安又问。

    “我无所谓。”谢雨留只是这么说。

    “不去外面看看更强的剑,不遗憾吗?”古月安问道。

    “有一点,可惜……”谢雨留摇了摇头,却没有说可惜什么,反而是说,“顾长安怎么办?”

    “……”古月安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我会去一趟金陵的。”

    “恩。”谢雨留点了点头,站起了身,说,“我先走了。”

    “以后还见不见?”古月安看着他说。

    “有缘再见吧。”谢雨留总是这么干脆利落。

    然后,谢雨留就走了。

    古月安一个人坐在那里喝了很久的茶,直到一壶茶都空了,陈小桐才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他想说什么。

    “我只会在这里等你。”陈小桐却先开口了。

    古月安很想问问,如果我不回来了怎么办,但他知道答案,所以他没有问。

    “我会尽快回来的。”

    说完,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