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章 【天地交征阴阳大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曲不要停。

    曲并没有停。

    随着刀不断地斩出,就好像真的有曲声在空气里响起一样,那是过快的刀声在演奏的杀伐之音。

    古月安和他身后的傅魔刀在一起演奏这曲曲声铮铮的曲子,古月安每出一刀,傅魔刀必然会在最合适的位置出现补上一刀,他们就像是默契的双生子,又像是根本已经连成了一体一般,展示着无懈可击的刀术。

    而陈小桔,他则在展示着什么叫做真正的剑极之术。

    原本,只有陈小桔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剑同样无比的极限,但那更多的是简单的极限,是每一剑都可以找到恰到好处的出剑位置的极限。

    就如同是夕阳古道上的小桔,无论风吹雨打,尘沙蔽日,也能够找到一条可以顽强生长的道路。

    这种剑极之极,在面对古月安一个人的时候,还算可行,但是一旦再加上一个傅魔刀,让古月安组成了无懈可击之刀的时候,这种剑极已经完全不够了。

    他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来填充。

    于是,大陈开国皇帝加入了对决的阵营。

    相比起陈小桔的简单之极,武皇帝陈胤的剑,也可以算的上是简单之极,但不同的地方在于,陈小桔的简单至极是以不争而争,是一种相对更加偏向守的极,而陈胤的剑术,是以争而不争,何为不争,不敢争。

    那是霸道之极,就如同他本身帝王的身份,金口玉言,言出法随,一剑,就是一念,而那一念,足以碾压众生。

    那现在就横陈在古月安和陈小桔身侧的陈沟就是最好的明证。

    有了陈胤的霸道之极加入,陈小桔的剑术也被补完,变得可攻可守,在面对着古月安完全无瑕可击的刀术的进击之下,陈小桔不动如山。

    因为他是夕阳古道上不屈的小桔树,更是,夜月青丘可吞明月的狂龙。

    小桔之志不可移。

    帝王之尊不可撼。

    他一剑,就仿佛是天地。

    面对着已经曲声攀到最高峰,即将入破的曲子,陈小桔斩出了一剑,这一剑,简简单单,就是落下,落下的意图也很简单,就是要压制住古月安的刀,让他的曲子无法入破。

    就如同陈小桔背后的那位帝王发声,要天下声息,那么天下,只能声息。

    一剑落下。

    天地之间,风,山,林,水,天上的太阳,在山间随着风飞舞的木棉花的种子,在那一刻,全部都被收拢到了这一剑之下。

    整个天地之间,一下子,好像都已经臣服于陈小桔的剑下。

    只剩下一个人,古月安,他这个逆臣,还在当风起舞,曲声正劲。

    第不知道多少刀斩出,古月安终于来到了入破的边缘,他全身的内力已经在心门口待命,一如他正坐于琴前,双手已经高高举起,正准备拨弄下最高的那个曲调。

    如火将焚。

    如日将升。

    压力。

    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天色在那一刻陷入了绝对的黑暗里,一切仿佛都在告诉着古月安,你该停下了。

    手,好像有些挥不动刀了。

    意志也好像在松懈。

    仿佛绝境。

    但,古月安这一生,大小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