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了答谢大家帮助寻找丹丹,苏新茶通知她所有的朋友,包括刘同学,星期天到她家吃饭。其实她还有一层意思,想借这个机会,把老古董正式地介绍给大家。

    至于刘同学,她也想就此理顺关系,工作的事问问他,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苏新茶理了个菜单,八荤八素。鸭子火腿炖冬笋,东坡肘子,红烧狮子头,蛋黄蟹,酱爆蟮丝,清蒸桂鱼,香酥排骨,还有个贵州菜辣子鸡。她从头一天就开始准备了,该炖的先炖上,该备料的先备好料。女儿丹丹给她做助手。

    丹丹经历了这件事后,懂事了许多。苏新茶也想开了,同意她读商业学校的影视动画设计专业,带她去报了名。报名时苏新茶才知道,这个班俏得很,还不好报呢。幸好丹丹的文化课成绩和画画两样都不错,才报上。丹丹心愿实现,一高兴,就把上次去深圳时父亲给她的钱交全部给了苏新茶。原来那次去深圳时,她就跟父亲说了自己和母亲的矛盾,她父亲当时手头还比较宽余,就给了她办了一张卡,打进5 千元,说万一哪天和妈妈闹翻了,不许往别处跑,只准跑爸爸这儿来。苏新茶听了,心里还是很感激前夫,他似乎预见到了这一天,并采取了措施。否则不堪设想。丹丹说当那个司机敲诈她时,她就后悔害怕了,想给妈妈打电话。可又有些下不来台,还好碰见了刘叔叔。

    苏新茶把银行卡还给了丹丹,说由她自己掌握,那是爸爸的一片心意。

    母女俩的矛盾得到缓解,令苏新茶的心情大为好转。所以做起菜来也是心情愉快。昨天她还特意去染了头发,并且在理发师的劝说下加了一点颜色,一点棕红。

    头发花白是最显老态的,她劝老古董也染染,老古董说他就算了,他还觉得那样有风度呢。

    老古董一早就赶过来帮忙,还带了葡萄酒和鲜花。对于这次宴请,老古董比苏新茶还重视,还兴奋。他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甚至还想好了要以什么样的态度与大家相处,那就是少言寡语、成熟稳重。他知道苏新茶很在意女友们的看法。

    老古董戴着老花镜,一边拔鸭毛,一边说些让苏新茶和丹丹开心的话。家里出现了很久都不曾有的快乐和温馨。苏新茶再次有了认命的感觉。

    第一个达到苏家的,是雷丽丽和郭亮,还有女儿茵茵。

    看见跟在雷丽丽身后的郭亮,苏新茶吃惊不小,虽然雷丽丽已在电话里跟她说了,她现在有了个" 跟班" ,就是上次从征婚里" 淘" 出来的那个转业军人。但一见之下,苏新茶心里还是隐隐有一些羡慕:你看看人家找的,那么年轻,那么精神。

    和老古董一比,简直就像两代人。看来雷丽丽这家伙还心存浪漫,没有老老实实地找个老伴儿。

    苏新茶心里想着,嘴上还是热情洋溢地握着郭亮的手说,解放军叔叔好!丽丽能和解放军叔叔成为一家人,我们全体同志都感到很放心。

    雷丽丽笑说,人家现在是警察叔叔了。

    苏新茶说,警察叔叔就更好了,日夜守卫在身边,我们就更放心了。

    郭亮只是不好意思地笑,回应不出什么话来。这是他第一次以家属的身份参加雷丽丽的活动,浑身不自在。他把手上的一袋东西交还给雷丽丽,雷丽丽一点也不体谅他的尴尬,说,你自己给人家嘛。又对苏新茶说,这是他特意给你们买的,电饭锅,看用得着不。苏新茶夸张地说,哎呀,正需要呢。今天就用它做饭。

    雷丽丽拉过女儿:茵茵,快叫苏阿姨。

    苏新茶亲过茵茵,就朝屋里喊自己的女儿:丹丹,快出来带妹妹玩儿。

    丹丹走出来,牵过茵茵的手,不好意思地叫了声叔叔阿姨。

    郭亮一看,原来那天找的是这么大个女儿,他还以为是和茵茵差不多的小姑娘呢。那天他陪着雷丽丽一起找,雷丽丽急得要哭了,他大为不解,说,第一那孩子只是离家出走而已,又没说已经出了意外,第二还是人家家的孩子。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当领导噢?雷丽丽说,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跟你说不清。找到丹丹后,雷丽丽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茵茵谈话,她认真地说,以后无论妈妈有什么错,你也不能离家出走。妈妈绝不打骂你,咱们凡事都好好商量。茵茵不明白妈妈何以跟她说怎么严肃的话题。她只是缠着郭亮,要在郭亮的胳膊上荡秋千。郭亮就横起胳臂当大梁,让小丫头吊着玩儿。在一旁看着他们玩闹的雷丽丽想,看来嫁给他是对的。单是为女儿,自己也需要一个依靠。万一哪天女儿也和自己闹翻,她怎么受得了?别看现在那个小乖样,一到讨厌的年龄,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苏新茶这么跟她说。

    雷丽丽对苏新茶说,那天真吓死我了。我想要是这事摊到我头上,我肯定当场晕倒。

    苏新茶说,可不是嘛。我吓得腿发软,幸好有老董在我身边。说完很柔情的看了老古董一眼,老古董十分受用地笑笑。

    雷丽丽进厨房去帮忙,郭亮就和老古董坐到了一起。来之前雷丽丽已经把苏新茶和老古董的关系告诉了郭亮,郭亮一眼看去,觉得老古董很稳重,很有文化的样子,印象颇好。甚至比对苏新茶的印象好。可惜老古董不抽烟,他因此又受了雷丽丽一个白眼。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生气。这段时间与雷丽丽相处,还是甜蜜的成分多,毕竟他已多年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了,现在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好好的妻子,还有个乖乖的女儿,他很满足。这种天伦之乐让他在心里暗暗感激着上天。当然,矛盾也是有的,他干的毕竟是刑警,有两次他们一家三口刚坐下准备吃饭,一个电话就把他叫走了,大半夜才回来。眼下雷丽丽倒是没说什么,估计时间长了会有牢骚。她自己也马上要上任当教务主任,一忙起来,那个脾气,可是够他们磨合的。郭亮已经想好了,根据毛泽东的游击战术,打不赢就走。等她气消了再回家。敌退我进,敌疲我打。

    老古董也不知该和郭亮说点啥,他没和军人警察打过交道。忽然灵机一动,问郭亮下不下棋?郭亮说他只会象棋,围棋什么的都不会。老古董说,象棋好啊,我也喜欢。遂拿出象棋,和郭亮杀开了,两人都有了着落。

    又一会儿,王晶、王树林及其儿子王大鹏到了。苏新茶兴奋地把他们迎进门。

    这一对重新和好的事,也是在电话里报告的,没见过真人。她上去就和王晶来了个大拥抱,接着是雷丽丽,也来了个大拥抱。两人都在王晶耳边小声说,这就对了。

    王晶只是笑。她还是一贯的休闲打扮,白色体恤,兰色牛仔裤,看上去神清气爽。王树林也很潇洒地穿了件黑色体恤,头发依然浓黑发亮,十分帅气。

    雷丽丽说,王帅哥,欢迎你回到我们姐妹中间。

    王树林笑说,也欢迎姐妹们回到我身边。

    王晶松了口气,她一直担心王树林与姐妹重新见面的尴尬,就这么自然地过去了。上次她和王树林从海南岛回来后,就住到一起了。也谈不上她对他重新燃起热情,只是觉得疲惫,无心再折腾了,想靠着谁歇歇。而王树林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她和他在一起不动脑子也能过,而且谁也不会发恋人之间的小脾气。即使偶尔对王树林不满,也懒得说了。张开嘴又把它闭上,心想,你还好意思说三道四吗?就这么地吧。王树林对她,倒还是与过去一样关心,早上起床时,王树林已经给她煮好牛奶鸡蛋了。她坐在那儿吃现成饭时心想,你开小差溜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放着这么舒服的日子不过瞎折腾?再往深说,你的生活理想到底是什么?追求爱情吗?

    它有吗?就算有,它也是世上变数最大的东西。

    王晶走进厨房,东闻闻西嗅嗅,捻起一片切好的卤牛肉放进嘴里,边嚼边说,好,这下你闲置已久的手艺终于找到用武之地了。苏新茶说,没良心的,我什么时候闲置过,你们这些嘴我也没少喂啊。王晶说,那不一样,做个家庭主妇是快乐的。

    很多名人都说,厨房是女人通向幸福的桥梁。苏新茶说,你自己呢?王晶说,我只好摆渡了,我不喜欢过桥。

    她忽然发现了苏新茶新染的头,故做大惊小怪地说,啊,好好漂亮噢!

    苏新茶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那天因为丹丹的事,头发一下白了不少,像打了霜一样,我就去染了一下,也不能让我们老古董觉得娶了个老太婆呀。花了我一百多块呢。

    雷丽丽在一旁吃惊道:那么贵?

    苏新茶说,这不算贵,是中档的。

    雷丽丽瞪大了眼睛。王晶说,嗨,苏姐这不算什么,够节省的了。人家那些富婆,每周飞到香港去美容,飞到巴黎去购物,还飞到英国去打羊胎素呢。

    雷丽丽说,羊胎素是什么?

    苏新茶说,一种保持青春的高级针剂。当然,你不需要,你现在有人哪。

    王晶也调侃说,就是,那可比什么都针剂管用。那是保持青春的最好良药。

    雷丽丽脸通红,打了王晶一拳,说,别拿我开心,你们俩还不是一样的。

    苏新茶说,那还是不一样的噢。

    雷丽丽没再说什么,心里有几分甜蜜。

    乐了一阵,门铃又响了。王晶自告奋勇地去开,是尹湘兰到了。

    尹湘兰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带进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尹湘兰带进来给大家介绍说,这是我原来一个单位的同事,黎美丽。

    几个女人一听很吃惊,黎美丽,虽然不认识但名字可是太熟悉了,这不是湘兰曾经痛恨万分的那个女人吗?这不是抢走了她丈夫的那个女妖精吗?怎么会把她带来?湘兰是怎么啦?王晶瞪着她,但湘兰把头转开不看她。她也只好作罢。

    大家只好一阵瞎寒暄,夸夸衣服,夸夸气色。尹湘兰的打扮历来入时,今天是米色衬衣,咖啡色一步裙,像根双色冰激凌。黎美丽就更时髦了,葱绿色的无袖连衣裙,胸口开得很低。脖子上还勒了根鹅黄色丝巾,到底是年轻几岁。

    苏新茶打量了一下,在行地说,你这衣服什么牌子?宝姿吗?黎美丽很高兴这里有人识货,惬意地说,不是宝姿。是艾奈尔,法国的,这么件小衣服就花了我1千多呢。

    王晶撇嘴说,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就几十块呢。

    尹湘兰知道她是故意的,王晶自己也曾买过昂贵的宝姿职业套装,她像是解释又像是闲聊地说,美丽病了好些天,我拉她出来散散心。

    这么一说,大家发现黎美丽的脸色真的憔悴,黑眼圈十分明显。雷丽丽对黎美丽说,和我们这些人在一起,保证你嘻哈大笑,笑到病除。

    尹湘兰对黎美丽说,我这几个姐姐特别好,我跟她们在一起就开心。她们都对我特别好。

    王晶说,好有什么用,还不是给人欺负?湘兰是我们中最善良最老实的。

    黎美丽听了有些难堪,说要去一下洗手间。尹湘兰连忙带她过去,很熟悉地给她拉亮灯,并带上门。回过头来她对王晶说,你别再说那些了。她现在也不好过。

    王晶说怎么啦?也被抛弃了?尹湘兰点点头,说,那天我去她那儿时,她大醉,吐得一塌糊涂。我想都是女人,算了,既往不咎吧。王晶说,就你心软。尹湘兰说,你也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

    黎美丽从洗手间出来,脸上很滋润,显然是补了妆。之后又拿出手机,轻言细语地躲到了阳台上。尹湘兰想,看来她已经活过来了。

    她转头对王晶说,我听说你终于资本主义复辟了?

    王晶说,是啊,我又要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了。

    王树林听见了,凑过来说,你这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王晶把他推开,说,去去,不许参加我们妇女研讨会。找你们爷们聊天去。她把尹湘兰拉到一边,说,哎,你个小丫头,最近是不是私自行动没跟姐姐们汇报啊?

    尹湘兰不好意思笑笑,说,今天就是来汇报的。

    两个女人悄声密谈起来。

    又有人敲门。苏新茶估计着应该是刘同学,打开一看,果然是。刘同学穿了件蓝格子衬衣,西裤,很整洁。手上还拿了一大把黄月季花。看来对此次聚会蛮重视的。苏新茶接过花,朝他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径直把他带进客厅。

    苏新茶走到下棋的老古董面前说,老董,我同学来了。那天就是他最后把丹丹给找着的。然后又给刘同学介绍:这是老董。不知为何,原先想好的那句话没说。

    原先她想说,这是老董,也算是我先生吧。

    刘同学彬彬有礼地和老古董握手。老古董倒没在意苏新茶的小心思,他完全是以自家人的热情口吻说,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找丹丹,可是把你麻烦得够戗。刘同学说,哪里,帮这点小忙,不足挂齿。我们是老同学了。

    苏新茶笑笑,又把他带去见几个女人,王晶和雷丽丽都是知道他的,不由地打量他一番。王晶说,原来是个老帅哥啊。刘同学倒很坦然,说,我老听晓晨说她有几个姐妹,个个都很出色,果然如此。尹湘兰说,哎呀,嘴真甜。王晶说,我们女人就是喜欢嘴甜的男人,有时明知是花言巧语,还百听不厌。

    刘同学一眼看见黎美丽,说,这位年轻小姐是谁呀?

    尹湘兰说,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同事黎美丽。

    黎美丽腰枝一扭,伸出手来说,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天,语气嗲得吓人,一句普通的寒暄让她说得跟床上情话一样。两眼还扑闪扑闪的,伤口早以合拢,重新开出花来。

    刘同学顿时来了情绪,说,我知道不能问小姐的年龄,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你大概还不到30岁吧?

    黎美丽咯咯一笑,说,现在有一个新的理论,说人类可以活一千年。那样的话,我还处在婴儿时期。王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雷丽丽愕然地张了张嘴,看看尹湘兰。

    尹湘兰也缺乏思想准备,只好陪着傻笑。只有刘同学一付久经沙场的样子,沉着地说,怪不得康熙皇帝还想再活500 年,原来是为了等你啊。他500 岁应该进入青春期了吧?

    几个女人放肆地大笑起来。

    王晶回头朝郭亮喊,哎,郭亮,快来学着点儿。

    郭亮回头嘻嘻一笑,说,我们雷老师不爱听这些。雷丽丽说,谁说的?我爱听。

    好听话哪个女人不爱听?只怕你不说。郭亮拿一个卒子往前走了一步,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看啊,我就是你的马前卒,为了你宁可前进一步死,绝不后退半步生……

    雷丽丽连连摆手,说,打住打住,别让我当场晕倒。王晶大笑说,丽丽,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尹湘兰回头看,发现刘同学和黎美丽竟然聊起来。她想,看来她是真的活过来了。不用再担心了。

    见人越来越多了,老古董和郭亮就收了棋盘。

    老古董对雷丽丽说,你们小郭下棋很厉害。不愧是警察。

    雷丽丽听了笑眯眯的。不过心里对这个" 小郭" 的叫法有些敏感。郭亮本来就小自己4 岁,人又长得精神,雷丽丽当初犹豫时这是一个重要原因。为了让自己与郭亮看上去相当,她现在已经很注意形象了,甚至开始悄悄节食,不想让自己太胖。

    在穿着上也比原来讲究些。尽管郭亮本人一再说,他不觉得雷丽丽年龄大,他觉得雷丽丽就像他妹妹。可别人就不一定这么看了。雷丽丽希望别人觉得他们很般配,尤其希望姐妹觉得他们很般配。

    苏新茶指挥着老古董把家里所有的凳子都调动出来了,还是不够。只好让几个孩子跟着丹丹,在另一间屋子里摆了个小桌子。

    最后进门的是白云白。苏新茶说,你怎么才来呀?就差你了。

    白云白抱怨说,塞车塞得一塌糊涂。我4 点多就出门了。

    王晶说,4 点还早啊。我们可是3 点就来了。

    雷丽丽说,我最早,被这个当兵的催的,没办法。你儿子呢?

    白云白说,人家不跟我了,宁可在家吃方便面。她一边说,一边被苏新茶拉上了饭桌,还完全来不及打量各位来宾。等她坐下,定了神,四下一扫,才发现她们这个团伙竟多了那么多人。再仔细一看,竟然有了三对!她顿时有种眼晕的感觉,好象原先的五朵金花忽然开成一片花海了,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白云白忽然之间涌出眼泪来。

    王晶紧张地说,云姐你怎么啦?

    白云白说,我高兴。

    王晶说,是不是看到这世界又少了3 个怨妇?

    白云白说,应该说少了6 颗寂寞的心。

    苏新茶说,高兴就好。来,举杯,这第一杯酒,是我和老董谢大家的!谢谢大家帮我找丹丹,也谢谢大家光临我们家!

    王晶有意逗她说,你们家是谁家呀?你和哪个们啊?

    苏新茶说,肯定是我和老古董呗,这么说吧,我已经决定入老古董的虎穴了。

    大家笑,纷纷举杯。老古董不善开玩笑,老实巴交地说,危难之时见真情啊。

    我跟晓晨说,你真是幸运,有这样一帮好朋友。

    雷丽丽调侃说,晓晨这也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她平时老请我们吃吃喝喝的。

    我们也不能白吃。

    大家又乐了。

    白云白看着苏新茶笑眯眯的样子,再看看雷丽丽脸上的红润,还有王晶那付无所用心的表情,就知道她们的感情都靠岸了。即使是尹湘兰,脸庞上的光泽也明显是爱情滋润的结果。只有自己还在这儿飘着,找不到港湾。尽管有个章赭……

    苏新茶在一旁碰碰她,说,你发什么楞呢?

    白云白赶紧回过神来,说,我在想,你以后有了老古董,不会忘了我们吧?

    一句话说的苏新茶心里发酸,她说,怎么会呢?我还害怕姐妹忘了我呢。

    老古董说,你放心,她就是忘了我也不会忘了你们。

    尹湘兰说,看来红花还是要有绿叶配啊,你看你们三个今天气色多好。

    白云白说,我提议,这第二杯,就由我和湘兰这两个苦瓜,敬你们三对相亲相爱的甜瓜。尹湘兰立即举杯响应,说,好,我赞成。

    黎美丽在一边嗲声嗲气地说,还有我呢。

    白云白有些意外地看看她,但还是接过话说,那就三个苦瓜,三对三,正好。

    坐在黎美丽旁边的刘同学说,既然黎小姐都算一个,那我也算一个。

    苏新茶看了他一眼说,你瞎凑什么呀,你不止是甜瓜,你都快成糖精了。她转而对众人说:那天我看见他带着老婆孩子购物,开着宝马,抱着北京犬,买了七七八八个袋子,像那个歌里唱的,我们的生活比呀比蜜甜。

    苏新茶说这话时,是下了决心把他推开了。

    刘同学说,那说明她们娘俩是糖精,我不是。

    黎美丽身子一扭,送出去一个媚眼儿,说,刘经理这样的男人是现在最吃香的男人,又有钱又顾家,还风度翩翩。让我们好受伤害噢。

    刘同学满脸是笑地说,黎小姐过奖了。其实我们这种人最苦,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黎美丽说,得了吧,一看你身上这件华伦天奴,就知道你的吃的不是草了。

    刘同学说,我这算什么,也就是你那根丝巾的价吧。别欺负我们不认识名牌噢。

    苏新茶吃惊道,至于吗?

    黎美丽说,哪里,他夸张了,我这丝巾虽然是爱马仕的,可也赶不上他那件衬衣贵啊。不过刘经理,那么好的衬衣怎么不配双好鞋啊?我看你的鞋很一般噢。

    刘同学说,黎小姐可真是好眼力。

    白云白听着心烦,赶紧打断他们的肉麻比赛,说,看来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幸福。那就我们五个敬五个吧。平均主义。

    王树林说,白姐说得对,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幸福。刚才王晶还说,资本主义终于复辟了,她要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了。

    尹湘兰说,她那是反话。她心里是想说,白雪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大家乐了。白云白问,哎,你们三家一起操办婚礼怎么样?

    雷丽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郭亮,说,我们已经办了。哇。大家发出一片惊诧声。雷丽丽越发不好意思了。还是老古董解围说,人家郭亮是解放军,不能像我们这样拖拖拉拉的。郭亮笑眯眯地说,我是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要赶紧把这些年造成的损失补回来。白云白没想到这郭亮还挺幽默的,调侃说,那已经补上多少日子了?雷丽丽说,6 月16日办的。一个月多点儿吧。白云白说,我说呢,你气色那么好,爱情真是滋润人。雷丽丽脸大红,说,别拿我开心了。

    她低下头,别的话一句也说不出了。原来的雷丽丽可是伶牙利齿的。而现在,白云白觉得她就像爆米花,因为爆开而变轻了,美丽而轻盈。也许女人就该如此?

    美丽而轻盈,而不是尖锐而厚重?白云白一时又走神了。

    郭亮大声武气地说,这杯酒,我代表雷丽丽敬大家,在我没出现之前,一直是大家在关照雷丽丽。谢谢了!苏新茶说,别雷丽丽雷丽丽的,要叫丽丽,或者丽。

    郭亮有点儿不好意思,看了雷丽丽一眼。雷丽丽解围说,人家解放军不兴那么黏糊,没加同志就不错了。王晶说,哎,解放军叔叔,既然你把她收编了,就要负责到底啊。不许半途而废。郭亮说,是!一饮而尽,喝掉了那杯酒。大家也跟着喝了。

    忽然传来手机的铃声,白云白敏感地听出是自己的,并敏感地意识到是章赭。

    那天他们喝到尽兴处就去了章赭的房间。白云白已经打算豁出去了,酒在身体里作怪,燃烧,令她非常渴望得到异性的爱抚,渴望疯狂一回。而章赭更是醉得厉害,进房间就把她抱了起来,一张满是酒气的嘴在她脸上乱吻,身体也歪歪倒倒的,可以确定他都不知道自己抱的是谁。于是在最后的时刻白云白推开了他。她想她不能这样,章赭是喝醉了,自己并没有醉,如果这个时候两人发生关系,她便是故意杀人,章赭最多是过失杀人。她可不想趁人之醉,让人负疚。她承担不起这个心理责任。

    但即使如此,毕竟已有了肌肤之亲。对白云白来说,和过去就完全不一样了。

    章赭走后,她心里的那种不舍超出了她的想象,思念的野草疯长。好在章赭每天都给她发一封邮件,从信息高速公路上源源不断地为她送来爱意,让她感到温暖和欣慰。她越来越希望听到他表白了,也愿意和他谈自己的心事。可以说,章赭眼下与她的密切程度已超过了叶博文。是不是因为感情危机,她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还是她把和她叶博文之间的感情危机转嫁到了他身上?她知道无论是哪种,对章赭都是不公平的,可她没办法。

    章赭要她暑假到北京去玩儿几天,意思是明显的,她有点儿动心。可是儿子这次期末考得不好,从班上的十多名降到了三十多名,20个同学插了他的队。儿子的成绩总是这样不稳定,白云白说他是波澜壮阔,一会儿飞上浪尖,在前5 名之内,一会跌入低谷,在30多名之外,让白云白的心跟着他上下忽悠。所以这个假期白云白打算哪儿也不去,在家里抓儿子的学习,给他报上5 个补习班,不然初三怎么办?

    白云白走到阳台上去接,果然是章赭。章赭说,想好没有?白云白知道他是问她去北京的事,回答说,不行,儿子丢不下。章赭说,他爸呢?白云白说,我不能指望他的。章赭有些失望,但还是理解地说,好吧再说吧。今天是周末,你什么安排?白云白说,我正在苏新茶家,今天我们几个女友大聚会。章赭说,那就好。我怕你一个人又寂寞。白云白心里很感动,嘴上却说,来了还不是寂寞,人家都有伴,就我是孤家寡人。章赭说,你就好比我和你在一起陪你呢。白云白说,谁要你陪呀。

    章赭没有说话。白云白说,我得进去了,他们在等我。章赭忽然说,我想你。白云白心里忽悠一下,一朵花慢慢绽开。章赭说,好好去玩儿吧,开心一点儿。

    白云白心花微放地回到桌边,发现王晶在看她。她笑笑,若无其事地说:

    哎,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王晶说,我们老夫老妻的,就不办了。王树林说,对。我们不用办,就好比丹丹出走一样,新鲜一阵又回来了。王晶闻听此言不高兴地瞪了王树林一眼。王树林说,我说的不对吗?你就跟个任性的孩子。想走就走,幸好没走远。

    王晶的脸真的垮下来了。大家一时有些紧张。

    苏新茶忙抢过话头说,我们可是要办的,不办我怎么收彩礼呀。

    大家笑笑,暗地里依然关注着王晶。王晶虽然也跟着笑,但脸色还是难看。白云白说,晓晨你想要什么彩礼就直说吧,免得我们买的不合适,或者买重。我们办公室的小金结婚,一家伙收了5 个榨汁机6 套酒具,还有十几床被单。雷丽丽说,那可太浪费了。苏新茶说,这样吧,我先看看家里缺什么,再开个单子分配给你们。

    老古董说,你还真不客气啊。苏新茶说,我跟她们客气什么?我也送她们啊,图个开心呗。

    白云白说,对,不管办还是不办,三家的彩礼都送,图个喜气。她发现自己这会儿的情绪好多了,是因为章赭的电话吗?

    尹湘兰说,我同意。黎美丽附和说,也算我一个吧。刘同学说,如果你们不嫌我自做多情,那我也算一个。雷丽丽说,送就送,但有个规定,每份礼物不许超过一百元。苏新茶说,几十块钱能送什么?现在的钱。你今天送我的这个电饭锅就一百多吧。郭亮说,这另当别论,雷丽丽说她过去常上你这儿吃饭,我估计磨损了不少装备,先赔偿。王树林也说,是,苏姐这儿经常像个饭堂似的。王晶这才开口说,以后我们该怀念大锅饭了。苏新茶心满意足地说,既然这样,我会时不时地把大家叫回来,忆苦思甜的。

    大家笑,气氛总算缓和了。

    白云白看看雷丽丽和郭亮,又看看王晶和王树林,再看看苏新茶和老古董,在心里比较了一下,就现在的情形看,最幸福的是雷丽丽他们这一对。也许他们之间最有激情吧。这个郭亮还真不错,挺幽默;王晶和王树林虽然最年轻,但已然老夫老妻的样子,而且多少有些过去的疙瘩;至于苏新茶和老古董,俨然是" 老伴老伴老来伴" 的姿态了。但不管怎么说,她们都呈现出一种安详和满足。不像自己,须靠理性克制才能表现出高兴的样子来。

    那天遇见叶博文后,白云白一直没和叶博文联系,后来还是叶博文有事找他,她态度非常冷淡。叶博文感觉到了,问她怎么啦。她说没什么,怎么也没怎么。

    的确,她能抱怨什么?自己不也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再说了,他们是什么关系?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恋人,他凭什么要对她忠诚呢?

    正想着,忽听苏新茶把矛头对准了她。苏新茶说,哎,同志们,今年我们的工作重点是把白云白嫁出去。雷丽丽马上说,白云白可不好嫁。她满意的男人还没生出来呢。王晶说,可不是,她满意的男人目前还只是个蓝图,等着上帝施工呢。白云白说,别这么打击我,我也向往幸福——白云白举起酒杯,说:拜托各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