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二章:为夫忍不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嗯……”

    深浅的伤口之处,蓦地覆上温湿柔嫩的触感,男人似乎格外敏感,嗓间性感的闷哼声溢出,一张因愉悦而略略狰狞的脸庞,抑制不住悸动,大掌微颤的将她的头紧紧按入胸膛。

    “小妖精~”

    低悦浑厚嗓音传来,像蜜一般在水里渐渐晕染开来,飘入荡漾,波及整片心潮。

    顾二白双手按在男人结实硬朗的腰间,微微松开了嘴,羞眸半遮。

    心下一动,小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指尖一圈圈轻柔的绕划着那道深浅伤口,小女人语调软软腻腻的,听的人骨头都要酥了,“怎么,你不喜欢啊?”

    顾亦清眉毛快意难耐的跳了跳,大掌在她身后有意识的上下游移,抚慰着自己,“早派你来两年折磨我,定是要折寿。”

    顾二白抿着樱唇,痴痴的笑了,娇嗔一声拧着他的肉,“就是下来吸你的阳气的。”

    顾亦清大掌插入她浓密的青丝,眼底波涛彭拜,“好啊,为夫存储了二十几载的阳气,就是为了等夫人下凡吸走。”

    “……”

    玲珑木,‘赶紧装死,目测一大波屠狗还有三秒钟到达……’

    顾二白挑眉看他,魅惑灵动的轻眨,“……你这张嘴,真是欠亲!”

    顾亦清噙着笑,长指顺着她滑腻的下巴,缓缓朝着粉嫩诱人的唇上游走,嗓音醇厚动人,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夫人耍嘴皮子的功夫见长,行动倒是不如一开始直白激烈了。”

    “……”你想表达什么?

    “你一开始才直白激烈呢,我是很矜持的好伐?有些人啊,自己不怀好意就算了,还喜欢臆想非非别人也这样。”

    顾二白指尖绷直,认真的戳着他的坚硬的腹肌。

    对,趁现在数数,这厮到底有多少块。

    顾亦清失笑,下巴抵着她的额头,眼角眉梢遮不住的笑意,像是要凝在面上一般,“好,是我直白激烈,是我控制不住,是我一见到你,就想把你剥干净丢到榻上,任为夫……”

    “唔……越说越不正经。”

    顾二白伸手,一掌捂住了他的嘴,小嘴娇俏的轻扬,“你丫天天就不能想一些积极健康、正派正能量的事。”

    顾亦清挑眉,唇畔缓缓轻勾,“那夫人您现在……是在摸什么?”

    “……”

    顾二白闪电般收回了手。

    却已经来不及,顾亦清倏的擒住了她鬼祟好色的小手,顺势狠狠的往腹肌上按,“夫人想摸,就光明正大的摸,为夫又不是小气的人,若不是野外,定要脱光衣服任夫人玩弄,还是……”

    话音未落,某男诡谲的眼神朝着轻悠悠的河底投去。

    顾二白神情一愣,像是看出了他的意思,猛地摇摇头。

    “还是夫人想去那里,好好看清为夫的身子,瞧着可还顺心如意?”

    “……”

    顾二白小脸一时中烧,像淬了火,“你丫的又不想好事……”

    这男人,每次她想先撩为快,撩完就就跑。

    却不想,每每都被反撩的毫无反手之力,连条肚兜都不给留。

    “嗯。”男人唇边漾起姣好而邪恶的笑容,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自从遇见夫人,为夫每天都不想好事,只想亲亲夫人,抱抱夫人,压压夫人,就算死在夫人身上,都值了。”

    “……”

    顾二白抬起头,望着他那盛满缠腻和宠溺的腻歪眼神,一时间心花怒放、百花齐开,喉间呢呢喃喃的模糊细语,“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这人虽变态,讲出来的话还挺动听。

    “若是牡丹花下死,为夫甘之如饴。”

    “风流鬼……”

    顾二白嗓音靡靡,朝他怀里又挤了挤,显然已经飘飘然了,“你太腻了,我会厌烦的我跟你说。”

    “哦?”顾亦清话尾微扬。

    她越是羞涩如躲闪的鸵鸟,他越是擒着她的下巴,迫使她视线一刻挪不开,直视接受着自己浓烈灼烫的目光。

    “还是……夫人喜欢直接激烈些的?”

    温热的气息不均匀的打在小女人娇媚的小脸上,顾二白感受到某人的呼吸频率,已经渐渐开始不正常了起来,胸膛上下剧烈的起伏起来,就连灼烫的目光都逐渐发炙。

    望着她,仿佛此刻就能绕烧起来一般。

    “小白~我……”

    顾二白轻轻抿着唇,眼角乍泄出一道促狭的笑,“还有你这样的,把自己说的有反应了。”

    “……”顾亦清喉结轻滚,“你在这,我多看你一眼,都忍不了的。”

    顾二白扭过去脸,眼底有些羞涩的别扭,“你想都不要想,你的尺寸严重超标,我、我……我一时接受不了的。”

    “小白,一开始是不习惯,后来你会越来越喜欢的。”

    顾亦清憨哄般拉着她的手,朝自己难受至极的地方抚慰着。

    “no!”顾二白猛地缩回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双眸熠熠发闪的看着他。

    等我三十如狼再说吧。

    “我清叔,你现在这样急不可耐,我真怀疑,你这二十八年都是怎么忍过来的,是不是……府上像月儿那样的贴身侍女,一大堆啊?”

    顾亦清好笑,下身疼痛,眉毛都跟着扭曲了,男人英俊的面上,此刻生生的添了几分让人舍不得伤害的可怜,“小白,遇到你后我才知道这样的反应,原来是想狠狠的要你,此前,若是深夜起反应,到药阁里取些草药便可。”

    “……”这变态,还吃草药。

    “那……你不会吃出什么问题了吧?”顾二白防备的看着他。

    “要不你试试?”男人眼底划过一丝揶揄,盛情相邀。

    顾二白唇角轻颤。

    算了,她要是试过……她就有问题了。

    “小白~”

    顾亦清再也看不下去她明艳动人的样子,难忍的将扭曲的面庞塞进她芳香的秀发,激烈的吮吸,男人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拼命想得到慰藉。

    这般反应,极大地激起了顾二白的虚荣心和母爱。

    某白散发出慈爱的光芒,潇洒的小手一挥,“行吧,看你这两天这么乖……”

    话还没说完,顾二白就后悔了,某人伪装术太高明了,先前还柔弱的像个等人疼的小白兔,一得势,就变本加厉像只八辈子没动过荤的狼,女人啊,宁愿相信世界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嘴。

    “……”许久之后,某白两眼发直,小手颤巍巍,像是从炼狱里走了一遭。

    顾亦清神采奕奕,神清气爽的抱着双手残废的小女人朝岸上走的时候。

    顾二白已经没有力气骂人了。

    “小白,这是对你今天的惩罚。”

    男人暗愉的嗓音响起,低头薄唇怜惜的在她额头轻啄。

    她不知道,她这个样子……算了不能看了。

    “你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看在你这两天表现还不错……你、你凭啥惩罚我?”

    顾亦清眼角轻眯,口吻微微不悦,“你今天看到的都有哪几个人?”

    “……一个没看到。”

    顾二白眼珠子望着他,转啊转,这厮这么变态,万一再给人穿小鞋。

    “是吗?”男人凉飕飕的声音传来,听的人心惊肉跳的,显然是不信。

    “是……不是……不过,清叔啊,你问这个有意义吗?你瞧瞧他们那磕碜的身材,哪跟您相媲美,奴家当然只有看过了次的,才能体会到您的好啊~”

    顾二白腆着脸,羞怯的轻拂他的胸膛,贱兮兮的讨好模样,就差喊一句大爷了。

    玲珑木要吐了。

    顾亦清膛前被小猫挠的,一阵阵发痒,成功的被她取悦了,嘴角流溢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知道为夫的好了吧?”

    “嗯。”顾二白羞羞怯怯的点着头,“特别。”

    顾亦清眯着眼,瞥见她眼底的那点小九九,眸中带笑,手上愈发紧了起来“但我看你看的很开心啊,现在……还费劲开脱,难道看出了感情不成?”

    顾二白,“……”

    玲珑木,‘黄颜祸水,小主人真是害人不浅啊。’

    “听说还特意出来打听郑毅的喜讯?”顾亦清口吻酸酸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戾,“小白,那个才子,是不是上次跑的比你还快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