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尾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sp; 看着赵一枚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秦扬有些疲倦地合上眼睛,嘴唇微抿,勾出一抹带着苦涩的笑意。

    “哥,你这演戏的功夫可越来越到家了,不愧是做过卧底的。”赵桦略带揶揄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秦扬倏地睁开眼睛,飞快地在他脸上扫视了一下,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演戏?小季真的要回国了,你就等着叫嫂子吧。”

    “她要回国是不假,可是,”赵桦收起了揶揄的表情,面露不忍,“那时她跟我说过,你重伤昏迷的时候,叫的都是姐的名字。”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秦扬垂下眼眸,声音略有些沙哑。

    “过得去吗?那么多年都没过去。”赵桦摇了摇头,他也是在秦扬回国后,才陆续知道了当年的纠葛。看着秦扬因为两个多月囿于病榻而显得苍白的脸庞,心里不由一痛,说道,“你以为这么说,姐就会相信了?虽然姐表面上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可你我都知道,她心里有多内疚。他们两个都觉得对不起你。尤其是姐,你要是好不了,我看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那是意外!”秦扬打断他的话,“换成任何人,我都会尽全力去救的。地震中我们牺牲了八个战友,我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幸运。他们谁也不欠我的,倒是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姐姐。”

    “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和阿姨。”赵桦轻声说。

    “怎么越扯越远了?过去的事了,咱们还总提它干什么?”秦扬沉默了片刻,突然鼻孔里“嗤”地一声,不屑地道,“要说那姓潘的,我还真就是不待见他,干什么都优柔寡断、磨磨叽叽的。要分不分得彻底点,几次三番回来黏乎;要爱又不痛快爱,还跑,还装腔作势地把自己心头肉往别人怀里送……”

    “你还不是一样。”赵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秦扬转过头来,目光犀利地瞪他。

    “我是说,做训练的时间到了。”赵桦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来,哥,我帮你。这几个月可是关键时期,得好好做。”

    “对,好好做,我还想站着去接你嫂子回国呢。”秦扬也一笑。

    “啊?”赵桦张大了嘴巴,盯着秦扬,“你跟小季……到底真的假的?”

    秦扬避开了他的目光,又扭头看向窗外,好一会,才答非所问地缓缓道:“她只要上了那辆车,就会不舍得下来了。”

    赵一枚走到住院大楼后面的停车场,远远就看见那辆鹤立鸡群的庞然大物。走近一看,竟然不是她以前开的那款“神行者”,而是路虎的顶级车款“揽胜”!

    赵一枚惊叹地伸手摸了摸那在雨雾中仍然黑得发亮的车身,想起三年前的初春,也是这样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她开着路虎“神行者”,在机场高速接到潘明唯。路上,她随口告诉他,她更喜欢“揽胜”。原来,他一直记得。

    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出差,第一次亲密接触,所有的一切,都从那里开始。

    不,应该是更早半个月,电梯门的开合间,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双眸中温暖的笑意,犹在眼前……

    赵一枚收回思绪,打开车门。厚厚的羊毛地毯,米黄色真皮座椅有着精致的黑色细线捆边,手工一流;仪表台的中间和两侧用上优雅的桃木,真皮和木料之间,点缀着一些反光度恰到好处的金属装饰,在这样的阴雨天,仍然衬得车厢内部光彩耀人。

    “揽胜”有一米八高、两米多宽、近五米长,内部空间比“神行者”更为宽敞舒适,视野也更加开阔。赵一枚坐了进去,抬起头,便看见倒后镜下面,挂着一个红色的吊坠。

    这是一枚玉石雕成的小小梅花,红色的同心结链绳已经有些褪色,下面长条的银色吊牌上印着“千里姻缘一线牵”几个细小的红字。

    那不就是她大二那年丢的姻缘符?赵一枚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一把摘下来,翻过来一看,果然,梅花的背面浅浅刻着一个“赵”字,不由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突然眼睛一亮,合上了手掌。原来,是他!竟然,是他!

    赵一枚仿佛又感觉到当年做人工呼吸时,被那满脸的胡茬扎得刺痒的感觉——向来斯文儒雅的他,那时候居然蓄着胡子,真是不可思议。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兜兜转转近十年,这枚姻缘符竟然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她一直以为丢掉的东西,原来,一直在被用心呵护着。

    赵一枚拿着梅花吊坠反复看了良久,才收了起来。

    ——哼,想用一辆路虎,就打发掉救命恩人吗?可没这么容易。

    赵一枚插入车匙,发动车子,空踩一脚油门。转速表的指针猛地向右一打,发动机发出轻微的浑厚低鸣,握着方向盘的手掌下传来熟悉却又新奇的感觉。

    这一瞬间,赵一枚忽然觉得明白了,他送她这样一辆心仪已久的神骏座驾,内心深处,定是希望她无论天涯海角,都一路相随的。

    赵一枚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松开刹车,路虎缓缓滑出。

    抬眼望去,车窗外细雨蒙蒙,那个有着温柔眼神、春风般和煦笑容的男子,必在前方的某处等着她,一如当年的那个春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