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别在离开之后才说爱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失都是因为方沁,那么他每次出现又是为什么呢?赵一枚忽然想起,他每次走的时候,都不曾跟她说“再见”,这回,是真的不再见了吗?

    天气渐渐冷起来,元旦后到春节前的这段日子,是一年之中最冷的。这晚室外气温逼近零度,赵一枚早早就开了空调暖气钻进被子里。

    黑暗,无边无尽的黑暗。耳边似乎有熟悉的声音在不停的呼唤,却什么也看不清、听不清。

    赵一枚努力挣扎着,终于从令人窒息的梦魇中逃脱,心还在狂跳着。抬手按亮床头灯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多,还能再睡会。于是关了灯,把身子缩回温暖的被窝里,闭上眼,脑中仍旧恍惚着。

    冬日的清晨,厚厚的遮光窗帘内重新陷入黑暗,只有电子时钟的数字发出微弱的红光:1月13日06:10。

    起床的时候竟然比往常迟了,赵一枚匆匆洗漱完毕,早饭也来不及吃,赶往公司,开始忙碌的一天工作。

    快中午了,赵一枚终于可以坐下来喘口气,刚刚想伸手去拿杯子,电话又响了。

    “……嗯……好……在你桌面,电脑的右边……好的,我马上拿给你。”

    赵一枚起身,匆匆走过去,找到文件,又急急忙忙往门外冲。蓦地,心里忽悠一下,仿佛心跳漏了一拍。

    赵一枚停下脚步,楞了楞,转身走到刚才的桌前。大概找文件时碰到了鼠标,之前的屏保已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则新闻,一行大大的刺眼的黑体字:“海地发生7级强烈地震。”

    海地……太子港……赵一枚扑到屏幕前颤抖着手点开那则新闻:“……海地总统府及中国驻海地维和部队总部建筑物严重损毁,交通、通信中断,太子港机场关闭……”

    赵一枚大脑一片空白,几不能呼吸,脚下的地板开始旋转……倾斜……梦中令人窒息的心悸再次袭来……

    “枚,醒醒,醒醒……”

    赵一枚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同事关切的脸,林迪半托托着她的上半身,正把一支果汁往她嘴里塞。

    “一枚,你怎么就晕倒了?可吓死我们了,幸亏林迪有经验,说你一直有低血糖的毛病,你没吃早餐吧?”一个同事说。

    “海地!”赵一枚的脑中似有什么在轰轰作响。

    十个小时之后,终于与海地恢复了联系。

    赵一枚坐在沙发上,盯着正在打电话的赵桦,身体甚至紧张得微微颤抖。早上的那个梦,实在太真实的感觉,还有那个时间!赵一枚简直不敢再去想象。

    李云飞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有说话,但却透过手臂传递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姐,哥没事!”赵桦兴奋地叫起来。

    赵一枚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一把抢过电话,冲着话筒就叫:“秦扬——”

    “放心,秦队他没事。”话筒里传出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赵一枚一怔,急道:“那他怎么不来听电话?”

    “是一枚姐吧?我是小季呀!”电话里的女孩说,“秦队还在救灾抢险现场忙着呢。”

    “小季?”赵一枚一愣。“广西隆口的季春然呀。”女孩说。

    “哦,你和秦扬一起去了海地?”赵一枚这回真是大大出乎意料。

    “不,我比秦队晚来了半年。好了,我要收线了,等秦队脱开身,就让他联系你们。”小季匆匆挂上电话。赵一枚这才勉强放下心来。

    赵桦道:“姐,你怎么脸色这么差?中午还在公司晕倒了。”

    赵一枚道:“我没事,低血糖老毛病了。主要是我今天早上,就是刚好地震的那个时候,做了个梦,梦见……”

    赵桦撇了撇嘴:“你梦见哥给压底下啦?你不知道梦都是反的吗?”

    赵一枚不禁也暗笑自己疑神疑鬼,是呀,秦扬怎么可能那么不好运,一地震就把他砸底下?

    第二天早上,秦扬的电话终于来了。赵一枚从赵桦手里接过听筒,听到他的声音,激动的声音都哽咽了:“你没受伤就好。你不知道,我做了个梦,梦见……”

    “一一,”秦扬打断了她,声音沙哑,“有件事……”

    “什么?”赵一枚问。一丝不祥的预感,像冰凉的毒蛇,从脚底蜿蜒而上。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沉默。赵一枚握紧了听筒,然后听到秦扬说:“潘明唯可能在海地。”

    “艾唯?他怎么会在海地?”赵一枚大吃一惊,“他怎么可能去海地?”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前天来维和总部找过我。地震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离开,所以……”

    “他一定已经走了!”赵一枚把电话往赵桦手里一塞,就去拿自己的手机,颤抖着手指,想也不想就拨了一串号码。原来,这个号码从她的电话薄里删除了,却还深深刻在她脑海里。

    听筒里机械的女声反反复复地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又是这句话,和两年前一样,又是这句话!赵一枚握着手机,心底突然生出无尽的恐慌,喃喃自语道:“他一定是回了香港,或者美国……”

    赵桦挂了电话,见她面色惨白,过来扶住她:“姐,你没事吧?哥说他一有消息,就会马上通知你。”

    赵一枚愣了愣,猛地站起来,说了句:“我要去找一个人。”就拎起手袋急急往外走。

    长长的走廊在眼前晃动,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姐,姐……”

    赵一枚抬起头,发觉赵桦搂着她的肩膀,关切地叫着。

    “我没事。”赵一枚扯了扯嘴角,扶着墙站直,“我要去东华医院找人。”

    到东华医院一问,方沁没有来上班,说是请了病假在家。好不容易打听到她家的地址,又匆匆赶过去。

    敲开门,方沁惊讶地看着她:“赵小姐?”相较半年前那次见面,她看上去脸色不太好,苍白憔悴了许多。

    赵一枚顾不得许多,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问道:“艾唯呢?他现在哪里?”

    方沁皱了下眉,语气和表情还是淡淡的:“你找艾唯有什么急事吗?”

    赵一枚猛然醒悟自己用力太大,连忙松开手:“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平安。海地地震了,有人前两天见到他在海地!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海地?我只知道他去了加勒比海一带,好像是古巴或者多米尼加。”方沁说完,脸色也变了——多米尼加,就与海地的东面接壤。

    “你先进来吧。”方沁仍保持着镇静,走去书房打电话。

    赵一枚坐在沙发上,见方沁出来,“腾”地站起来:“怎么样?他在哪里?”

    “他是去参加国际红十字会的粮食计划会议,就住在太子港的蒙大纳酒店。原计划地震那天下午走,现在,”方沁惨白着脸,摇了摇头,“没有消息。”

    蒙大纳酒店俯瞰整个海湾,是太子港最大的酒店。但在强烈的地震中,十八层主楼完全倒塌,两百多人失踪。

    赵一枚双腿发软,晃了一晃,跌坐回沙发上,浑身的力气都似乎被抽离,无力地蜷缩成一团。

    “潘明唯,你个笨蛋!去那鬼地方参加什么粮食会议?你想要拯救全世界饿肚子的人吗?现在又有谁来拯救你?你个笨蛋!笨蛋!”赵一枚低声骂着,终于呜咽出声。

    眼前递过一张纸巾,赵一枚泪眼朦胧地抬起头,茫然看着方沁那虽然焦灼,但却依然冷静的脸。

    “赵小姐,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艾唯有上天的眷顾,前两次能够化险为夷,这次也必然能够逃过一劫。”

    “前两次?”赵一枚怔怔地看着她,还没消化她话里的意思。

    “你爱他,是吗?”方沁突然问道。

    赵一枚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又马上拼命摇头,有些语无伦次地道:“那是以前……现在……不,只要他平安回来,我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我保证!”

    方沁看了她片刻,然后缓缓叹了口气:“原来你们两个,是一样的傻。既然你爱他,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不知道,或者,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有多爱他?”方沁像在说着绕口令,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爱一个人,为什么不告诉他?”

    赵一枚也呆住了,是啊,她是爱他的吗?她当然是爱他的!可原来从头到尾,她都不曾说过一句“我爱你”。为什么?因为她害怕?害怕因爱成伤?可是,她如今还不是一样遍体鳞伤?

    方沁站起身,进里屋拿了一个小巧的金属物品,递给赵一枚,说道:“这是丹尼从艾唯那里偷偷拿来的,我想,还是应该给你也听听。这是他两年前从中国回美国后的一段记录。”

    那泛着银光的精致物件是一只录音笔,赵一枚接过来,迟疑了一下,按下了顶端的放音键。

    最初“沙沙”的几声响过,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来:

    “12月4日,上午检查结果出来,两期MOPP化疗,没有缓解。塞琳娜帮我买来了这支录音笔,2G,1500小时,可以连续不停说上两个月,对我来说,可能太浪费了。十三岁治好的淋巴瘤,时隔二十年都会复发,我这次的希望又有多少?”

    “12月10日,从今天开始转用另一种ABVD化疗方案。最后的希望。”

    “12月17日,反应很大,比前两期都厉。今天吐了十几次,浑身无力。想起那天枚呕吐的难受样子,仍觉得心疼。是我不好。”

    “12月24日,平安夜。塞琳娜带丹尼来看我。丹尼刚输完血,精神很好,送了我一顶头巾。枚,今晚应该有人陪你度过吧,希望你一切都好,圣诞快乐!”

    “1月1日,新的一年。枚,你好吗?开始你的新生活了吧。上午给家人逐一打了电话。阿妈七十多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我是她最疼爱的小儿子,不能侍奉跟前,还可能要她白发人送黑发人……”

    “1月9日。今天感觉很不好。累。”

    “1月15日,丹尼输完血又来看我。我在他的口罩上画上了络腮胡子,他很开心,说想快点长大,可是,我恐怕等不到他长出胡子的那一天了。”

    “1月22日。第二种化疗方案仍然没什么起色。我还剩下多少时间?”

    “2月14日。枚,Happy valentine's day!节日快乐!我们竟没能在一起度过一个情人节……我现在有些后悔了,后悔把你推到别人的怀里,后悔为什么不自私些把你留下……枚,我想见你,我不想就这样离开,还想再见你一面,哪怕你已经是别人的新娘……。”

    “2月21日,元宵节。家人团圆的节日。二姐从香港赶过来。”

    “3月28日。想不到一场并发症让我在ICU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出来。插管、呼吸机……真的不想再受折磨!如果治疗无望,也希望我可以躺在自己的床上,平静的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在抢救室里。”

    “4月12日,丹尼的输血周期缩短到二十天一次。塞琳娜很担心,她前几天听到丹尼在电话里和同学说他不知道还有几年命。如果不做骨髓移植,丹尼恐怕活不到十二岁。我对丹尼说,不要让妈咪伤心,我们一起努力,好好活下去!”

    “4月25日。决定做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塞琳娜从医生的角度向我详述了移植的高风险。不过我意已决,不想再在病床上苟延残喘,就让上帝来决定我的生死吧。”

    “4月27日,塞琳娜建议我在开始全身大剂量化疗前,先做精子冷冻,这样我以后还可以有自己的孩子。孩子,我和枚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当时我以为她把孩子打掉了,可是后来我知道是我误会了,她只是说气话。她即便不要我,也不会不要那个孩子。枚,对不起,我给你的伤害,还有机会弥补吗?”

    “5月12日,四川地震了!终于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只想确认她平安。没有说话,可她猜出了是我。我是不是做错了?我不该去打扰她?其实她应该没事的。或者我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借口好听一听她的声音?我害怕,害怕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5月16日,准备进层流室,开始与世隔绝的生活。新生,抑或永别。塞琳娜答应我,如果我出不来,就把这支录音笔扔进大海,这是我留在尘世的最后痕迹。”

    录音到这里就结束了。赵一枚握着录音笔,已经完完全全呆住了,泪流满面地抬不起头,脑子里嗡嗡作响,乱成了一团麻,以往的一幕幕,放幻灯片似地出现在眼前。

    他耳朵后面那条疤,他说是小时候得重病,差点死了。那里,刚好是淋巴结的位置。

    分手前的那段时间,他身体似乎很差,疲倦、头痛、动辄感冒、发烧,咳嗽一直也没好……

    还有她意外流产的那一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好像最后他是拿着一个医院装放射检查片的大纸袋走的。

    他当初匆忙回了美国,根本不是给丹尼移植骨髓去的,而是自己治病。

    ……

    想到这里,赵一枚猛地抬起头,看向方沁:“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他也离开了我。”方沁缓缓说道,“他说他会永远做丹尼的父亲,但他不会因为丹尼而和我在一起。他说,他不能再次背叛自己的心。”

    赵一枚心里一颤,看着眼前这个与她同龄的女子,说这些话时,那美丽的大眼睛上浮起了一层雾,充满了无奈和惆怅。

    “这么多年来,艾唯在我心里的位置,仅次于丹尼。我实在,不忍心见他……”方沁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摇了摇头,收回心神,又说道,“当初艾唯做移植成功后,本来要继续留在美国。可是,他因为你的一封邮件,改变了主意。”

    “我的邮件?”赵一枚猛地想起了她去相亲的前一晚,发出的那封只有一个名字加冒号的邮件,“他是……为了我回来的?那为什么……”为什么,又要走?

    “两个多月前他做了复查,肺部和肝部都发现有阴影。”方沁道。

    赵一枚再次一惊——两个多月前,不就是她眼睛出事那段时候?

    “当时不能够确定是不是再次复发转移,只能先用药物控制,三个月后再做一次详细检查,也就是这个月底。那段时间,他的心理压力很大。要知道,移植手术后的前两年是复发高危期。”方沁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他说,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拖累。他要趁他还没有倒下,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赵一枚立刻想起那天晚上她对潘明唯说的话,她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他自己的精彩人生,谁也不该是谁的拖累,更不该用生病做砝码来绑住谁。

    可是,她这样说,不是那个意思啊!赵一枚眼前只剩下那天他转身离去时的目光,原来竟是那样的凄怆和无奈……

    “是微小阴影,也许只是一般的钙化点。他不会有事的。”方沁话一出口,就发觉这句安慰的话是那么苍白无力——此刻的潘明唯,还不知在哪个废墟下,生死未卜。

    “他会没事的。”赵一枚用力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老天会保佑他,再一次逢凶化吉的。”

    五十几个小时过去了,蒙大纳酒店的废墟瓦砾中只解救出二十多人。

    门铃响了,赵桦去开门,见是李云飞,连忙让他进来。

    李云飞向卧室的方向看了看,问道:“你姐怎么样了?”

    赵桦道:“她一直睡不着,没办法,中午我给她打了支镇静剂,现在还没醒。”

    李云飞又问:“那边,有消息吗?”

    赵桦神情黯然,垂下头,缓缓摇了摇。

    李云飞心里一沉。被困在废墟下,时间越久,生还的希望就越小。

    卧室里,赵一枚已经醒了,冬日黄昏的余晖,从窗外洒进来,正照在她的脸上。

    赵一枚听到了外面的对话,闭了闭眼,又缓缓地睁开,翻身下床,费力地从床底深处拖出一只纸箱。

    这只箱子里的东西,是她前年在汶川地震后,想捐掉、想扔掉,最终,还是收在了床底。

    赵一枚打开箱子,拿起最上面一件阿玛尼西装,轻轻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撑开熨衣板,仔仔细细熨了一遍,又用衣架撑了,打开衣柜门,挂到自己的外套旁边。

    看着那笔挺有型的衣服,熟悉的衣襟袖口,赵一枚的眼角慢慢洇湿……

    想起他抬起头,对她说:“嗨。”脸上淡淡的微笑,和镜片后漆黑的深眸;

    想起他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飞舞;

    想起在他温柔和煦的目光下,她的心,是如何悸动;

    想起他拉起她的手时,那样的温暖安定;

    他总是迁就她急躁的坏脾气;

    他总是体贴地为她拉开车门、披上外套;

    他不能吃辣的,却喜欢陪她去吃川菜;

    他最讨厌榴莲,却必点菜单上的榴莲酥、榴莲饼,只因,她喜欢;

    他的胃不好,却总是不听话,每天早上喝两杯咖啡;

    无论遇到什么事,他总是不着急,也不生气,淡定地微笑着;只有她,才能够让他失态……

    想起他说,我们不要再吵了,枚,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好的在一起,好吗?

    他说:枚,我们结婚吧。

    他说:对不起,枚,祝你幸福。

    他说:我忘不了,枚,我忘不了你!

    他说:上来,我背你回去。

    他说:小猪,你长胖了嘛。

    他说:我会陪着你,一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赵一枚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夕阳将金辉洒满了天际,看着暮色徐徐降临,直至寒夜森森,冷冽的北风在城市上空呼啸嘶鸣,仿佛一刀刀割着心口。

    ——整整六十个小时过去了,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坚持住,我在等你回来,我还欠你一句,我爱你。

    李云飞让赵桦去隔壁房间休息一会,他来守着。眼见天都黑了,赵一枚还不见起来,便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卧室里没开灯,赵一枚呆立在窗前,右手紧紧按在左胸上。李云飞赶紧上前扶住她,问道:“一枚,你哪里不舒服?”

    赵一枚扭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胸口,低声道:“我这里痛……”

    李云飞把她拉到床边坐下:“你先躺一躺,小桦煮了粥,我去给你盛一碗来,喝了会舒服些。”

    赵一枚缓缓摇了摇头,巨大的担忧和恐惧如冰冷的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终于再也承受不住,扑倒在李云飞怀里,像个孩子般放声大哭:“我怕……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怕再也见不到你温柔的目光、和煦的笑容;

    ——怕再也触不到你结实的臂膀、温暖的胸膛;

    ——怕再也听不到你宠爱的言语、轻快的笑声……

    ——我不需要和你地久天长,无论你有三十年,还是只剩三个月的时间,我只想和你一起,度过,每一天;相爱,每一天。

    子夜时分,电话终于又响了。赵一枚跌跌撞撞地冲过去,却又缓下脚步,扶着墙,两腿发软,一颗心“嗵嗵”跳得快要跃出了胸膛。

    电话铃继续响着,赵一枚深吸了一口气,站直身体,向前走去,一步,两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