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谁成全了谁的碧海蓝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凄凉和无奈地笑了笑,眼圈竟有些红红的,“他迟早都要面对现实。”

    潘明唯一时语塞,沉默了片刻道:“我进去看看他。”

    走到床边,潘明唯伸手抚摸着丹尼的小脸,叫道:“丹尼,醒醒,爹地来了,快醒醒。”

    叫了几遍,丹尼竟然真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声音虚弱地叫了声“爹地”。

    潘明唯俯下头柔声道:“丹尼,咱们回家去睡觉,好不好?”

    “嗯。”丹尼微微点了点头。于是潘明唯把他打横从床上抱起来,向外走去。

    一路上丹尼都抓着潘明唯的胳膊,直到回到家,在自己的小床上躺好,还是扯着他的手不肯放。

    潘明唯帮丹尼盖好被子,亲了亲他的额头,“丹尼你睡吧,爹地就在你旁边,哪也不去。”

    “可等我睡醒了,你就会不见了。”丹尼可怜巴巴地说。

    潘明唯笑:“傻孩子,爹地不可能像影子一样跟在你身边一辈子呀。再说你也要上学,也有自己的小伙伴和朋友不是吗?”

    “这是两回事。”丹尼的语气郁郁,“妈咪说,你要离开我们了,是吗?”

    “我离开去哪里呀?”潘明唯轻轻捏了捏丹尼的鼻子,“我去了哪里都是丹尼的爹地,这是我们的约定呀。”

    丹尼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盖了下来,低声说:“这我知道。可是妈咪呢,妈咪怎么办?”

    “妈咪……妈咪也会有她自己的幸福。”潘明唯沉吟了一下,说“你总会长大的,妈咪也总会找到爱她的那个人呀。”

    “可是,妈咪说幸福就是我们三个永远在一起。”丹尼抬眼看着他,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在灯光下清晰地映出他的影子,“爹地,难道你不爱妈咪吗?”

    潘明唯走出丹尼的卧室,看见客厅的门开着,落地窗纱被夜风吹起,轻飘曼舞。阳台没有开灯,方沁倚着栏杆,仰头眺望着。

    “丹尼已经睡着了。”潘明唯走过去轻声说。

    方沁没有看他,仍是仰脸看着夜空:“你看这星星。”

    潘明唯也抬头看去,真是奇妙,前半夜下雨,后半夜居然乌云散尽,繁星点点。

    “记得我们的重逢吗?”方沁的声音如梦一般,“丹尼四岁生日,我带他到医院的天台上吹生日蜡烛,看星星……我那时因为他的病,和学业的压力,得了抑郁症,那天晚上,我差点就抱着丹尼跳了下去。丹尼吓得大哭,然后你就出现了。”

    潘明唯微微笑了笑:“我已经不记得那晚我为什么会上去天台了,也许是天意吧。”顿了顿又道,“塞琳娜,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人。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的。”

    “我不是坚强,是没有办法。我是丹尼唯一的依靠;而我,也只能依靠我自己了。”方沁的声音越来越低,忽然伸出手,把一样东西递给潘明唯。

    是一只纸鹤,里面隐隐透出墨笔痕迹。

    潘明唯小心的拆开了纸鹤,铺展开来,纸上写着几行稚嫩的英文:

    我的圣诞愿望:

    1.希望我能够活到长出胡子的那一天;

    2.如果我变成了天使,希望爹地能够替我照顾妈咪,永远相亲相爱在一起。

    潘明唯心里一酸,方沁又递过来一张照片:“这是我在他抽屉里找到的。”

    照片上,一个一身职业套装的女子站在台上正在做演示,身后大屏幕上有泰特公司的标识,只是女子的脸被人恶作剧地用黑笔在头上画了尖角,嘴边又画了长长的獠牙,看上去好似狞笑着的魔鬼。

    这张照片上的人,是赵一枚,也是潘明唯有的唯一一张她的照片,一直带在身边,却不知什么时候丢了,原来是被丹尼拿去了。

    “我知道,你后悔了,后悔当初离开她。”方沁扭头看着他,月色如水,柔美的双目中,是他看得出却又看不懂的情愫。

    潘明唯自从回去香港,就整整一个月无影无踪。

    还说回来跟她慢慢解释?一想起来那天晚上的情境,赵一枚就忍不住想痛扁自己一通。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还是个二手男人,自己也太没骨气了!

    所以当赵桦热烈邀请她参加周末去猎人山庄的活动时,明知那小子不安好心,赵一枚还是一口答应了。

    果然,七八个男男女女,除了赵桦的同学同事,李云飞也在场。两个人见面嘻嘻哈哈一通,心照不宣,却又谁也不说破。

    早春三月,莺飞草长,难得的阳光明媚的一天。

    一众人先是去了打靶场,玩了两轮,李云飞只是在一旁溜达,指点这个人托枪,又指点那个人瞄准。

    “小李,你别在那瞎指挥了,自己也来放两枪啊。”赵一枚喊道。

    “嘁,这种枪……”李云飞一副不屑的神情。

    赵一枚瞥了他一眼,挑衅道,“怎么,怕打飞了?”

    李云飞明知她是激将,却也不再推辞,走过来,托枪、上膛、瞄准,射击,再上膛……接连五发,然后,把枪还给了目瞪口呆的赵一枚。

    赵一枚盯着靶子,伸手捅了捅旁边的赵桦,喃喃道:“小桦,刚才打枪那个人,是你师兄、荣海医院的胸外科李医生吗?”

    “姐,他现在已经是李主任了,我们医院最年轻的科主任!”赵桦嘿嘿一笑,“瞧你那表情,跟我们院那些花痴我师兄的小护士和女医生一个样。”

    “去,臭小子,你才花痴!”赵一枚绷起脸,跟着大部队转战马场。

    骑马的时候,轮到赵一枚让大家惊艳了一把。

    李云飞在场下看着,缓步踱到赵桦旁边,刚要开口,赵桦已抢先道:“你是不是要问,这个马上飒爽英姿的花木兰,是不是我那个成天鼓捣电脑的姐姐?”

    “咦,你怎么知道?”李云飞笑。

    “我姐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赵桦难得见到师兄露出欣赏的神色,当下落力推销,“我姐以前连开车都是开路虎的。”

    这时赵一枚纵马过来,一勒缰绳,笑道:“你们两个说什么呢?”

    “正说你的车呢。”李云飞扭过头,“喂,你的路虎呢?现在怎么不开了?”

    赵一枚神色一变,低声说了句“卖了。”狠狠一挥马鞭,马儿吃痛,发力向前冲去。

    “订餐了订餐了,快看看,今天想吃什么赶快报上来。”林迪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点着餐牌。

    赵一枚现在的公司比较小,不想以前在泰特时有自己的员工餐厅。中午大家都在附件找地方吃,更多时候是叫快餐外卖。她听到林迪的话,头也不抬地道:“还用看?就那几样,背都背下来了。”

    “也是,吃腻了……”林迪放下手中的餐牌,叹了口气。

    这时杰米走过来,手里扬着一张彩色的广告单张:“看这个!街口上个月倒闭的那家土菜馆,现在重新开张,改成粤式茶餐厅了,也送外卖,新张八五折!”

    “呼啦”一下围过来五六个人,大家研究了一下,一致决定直接杀过去吃。

    吃过之后,都感觉不错,尤其几个在香港待过的人,认为很地道,而且价格实惠。因为天气冷,第二天改成了叫外卖。这一吃,就是整整一个月。

    “卤水双拼饭!例汤!”送外卖的小弟照例把篮子里的最后一份放在了赵一枚桌上,然后找林迪结账。

    林迪接过小弟找回的钱,数了一下,奇道:“咦,不是已经过了一个月的优惠期,你怎么还按八五折给我们算钱?小心回去挨老板骂。”

    那小弟笑嘻嘻地道:“大姐,你真好人。不过我没算错,我们老板说了,你们是长期客户,所以长期八五折。”

    林迪扬手作势要打他:“臭小子,敢叫我‘大姐’,要死了……”

    小弟一躲,拎着篮子,笑着跑走了。

    “长期八五折,那还真是划算。”那边杰米一边喝汤一边说,“就是这例汤寡淡了些,像刷锅水。”

    “正宗的老火靓汤啊,怎么会像刷锅水?”赵一枚拿起勺子捞了捞,有红枣,有乌鸡,还有枸杞……

    林迪刚好走过她的桌旁,停下脚步,看了看,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道:“你这是例汤?还是单独点的?”

    “是例汤啊,配饭送的。”赵一枚被她问得莫明奇妙。

    “你每天喝的都是这个汤?”林迪又问。

    “不是。”赵一枚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嗯,昨天是山药茯苓乳鸽汤,前天是玉竹百合鹌鹑汤,星期一……好像是冬虫草竹丝鸡汤……”

    “什么?”杰米闻言也跳了起来,捞了捞她的汤,又打开她的盒饭盖子看了看,转头问林迪,“今天一枚订的什么饭?”

    “今天两份卤水双拼,你们两个一样嘛。”林迪答了句,也凑过头去看。

    “你看你看,她这份哪里是卤水双拼,三拼,不,六拼都有了!”杰米举着赵一枚的盒饭直嚷嚷。

    周围几个人也围过来看。

    “你们看看,我的卤水双拼只有几块可怜的肉,我的例汤里只有葱花和味精,一股子刷锅水味。”杰米一脸的忿忿不平。

    “我的汤还不是一样。”林迪说完,狐疑地看了看赵一枚,“一枚呀,那家餐厅的老板,是你亲戚?”

    赵一枚也被这状况搞得一头雾水,皱眉道:“我哪来的这种亲戚?”

    “那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暗恋你!”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乔乐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赵一枚心里一动,忽地沉下脸,推开凳子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林迪最先反应过来,冲着她的背影叫道:“一枚,回来记得告诉我们,那个老板帅不帅啊……”

    赵一枚走进餐厅,径直向收银台的小妹问道:“你们老板呢?”

    小妹头也不抬地冲后面喊了声:“老板,有人找!”

    “噢,来了!”后面有人应了一声,随即走出来。两人见面,赵一枚一愣,那人也是一愣。

    这是个从没见过的中年人,对赵一枚道:“这位小姐,你找我?”

    “呃……你是这里的老板?”赵一枚问道。

    “是呀。请问有什么事吗?”中年人道。

    赵一枚出乎意料之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正巧那送饭的小弟拎着篮子从外面回来,连忙抓过他问道:“你每天给我送的饭和汤,都和别人不一样,是不是?”

    小弟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中年人,说道:“不关我事,我只管送饭啊,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时中年人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走上前,脸上堆起笑容,对赵一枚道:“这位是赵小姐吧?送餐的事,其实是我们老板吩咐的,每次都单独为您准备。”

    赵一枚奇道:“你们老板?你不是说你是老板吗?”

    “我是这里的老板没错,不过这家餐厅是隶属兰采饮食集团的。”中年人见赵一枚疑惑地看着他,又解释道,“就是香港的兰采集团啊,旗下很多店的,像香港兰惜居、兰园茶餐厅,还有在本市新开的兰溪酒家……”

    赵一枚听到“兰园”两个字,心里一突。沉吟了一下,对中年人说:“麻烦转告你们老板,明天中午,我在那边街角的星巴克等他。”

    “既然你做了那么多事,我总要给你个机会说一说。”赵一枚拿小勺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头也不抬地说。

    潘明唯看了看她,喝了口咖啡,缓缓道:“我家和潘家,是世交,早就定下的亲事。我在台湾读完大学,就去了美国继续念研究生。等塞琳娜一满十八岁,我们便结婚了。当时那么早结婚,也是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但丹尼,并不是我的孩子,原来她和我结婚前就已经怀孕了。丹尼满月时,我们俩办好离婚手续,和平分手,我就独自去了西岸工作。

    “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四年之后了。我在医院做义工,而塞琳娜,是那家医院的实习医生。丹尼的情况很不好,一岁时发现他患有严重的地中海贫血症,那是一种遗传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输一次血,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即便输了血,也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其它的并发症。

    “她一直一个人带着孩子,没有再结婚。又因为丹尼的病,所以过得很艰难。而丹尼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开始他只是把我当作普通的义工,可是有一天,他举着一张照片,说是从外婆家里翻出来的,那是我和塞林娜的结婚照,他问我,我是不是他爸爸……”

    “所以,你就成了丹尼的爸爸,一直到现在。”赵一枚把终于停下一直搅着的勺子,看着潘明唯,“你的故事很感人,可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好吧,我相信你和我在一起时是真心的;我们当初分手,谁对谁错,误会也好无缘也罢,都过去了。潘先生,我们都不是十几岁的小孩,本来就不是彼此的第一,也没必要做彼此的唯一。所以,不要再纠结了,我们,都只是彼此的过去式而已。”

    潘明唯沉默了片刻道:“那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我不喜欢分了手还是朋友那套。”赵一枚抿了口咖啡,“我们两个,以后还是各走各路的好。”

    “是,是我的错。本来我也没资格,来打搅你的生活。我原本只是……只是放不下而已。”潘明唯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抬手去拿咖啡杯,发现已经空了,扬了扬手,叫服务生来续杯。

    “你的胃不好,别喝那么多咖啡。”赵一枚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潘明唯的手顿在半空,扭头看了她一眼,缓缓垂下来,低声道:“原来你还记得……”

    赵一枚低头不语,拿着勺子使劲搅着几可见底的咖啡。

    是,他们不是彼此的第一,不是彼此的唯一,可是他却是那个在她心上身上烙下深深烙印的那个人。要放下,谈何容易?可不放下,又能如何,又能如何?

    第二天中午,“私房菜”果然变回了普通菜,不过送餐的小弟给了赵一枚一张印着“兰溪酒家”的金卡,并对赵一枚说:“这是我们老板的老板给你的。八折金卡,永久有效。还说如果你结婚来这酒楼摆酒,除了八折,还送你一条龙服务。”

    赵一枚拿着金卡,想起方沁给她的那张金卡,不知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林迪凑过来,一副八卦的神情:“什么状况?你们老板的老板是谁?帅不帅?”

    “大姐,我们老板的老板呀……你去问那个美女吧,我也没见过。”小弟说完一指赵一枚,就闪人了。

    “找死啊,臭小子!”林迪气急败坏地追了两步,转回来一脸的郁闷,她和赵一枚同岁,却被小弟一口一个“大姐”的叫。

    却见那张金卡被赵一枚随手扔在一边,拿起来,“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在金汇新开张的那家酒楼吗?‘兰采饮食集团’……好像上周日报的餐饮版有介绍!”说着便跑去翻旧报纸。

    过了一会,林迪扬着份报纸,往赵一枚桌上一拍,得意道:“枚,你不肯说,我也能查的到,是不是他?”说着手指一点,却不是娱乐餐饮版,而是社会新闻版,兰采饮食集团向国际红十字会粮食安全计划捐款……

    赵一枚盯着报纸,心道:看来他接手家族生意,还真是越做越大了,上镜率可真够高的。只是这是作秀呢,还是做生意呢?不过作秀也是为了做生意吧,他始终是个利益第一的生意人。赵一枚硬起心肠下着判断。

    “可以呀,枚,想不到你深藏不露啊?”林迪啧啧连声。

    “大姐,你嫉妒了?那是人家美女魅力无敌。”杰米冲林迪打趣,故意把“大姐”两个字叫得山响。

    林迪正要发难,这时旁边又是“咦”的一声,却是乔乐。

    “这人好像以前做过泰特中国的销售总监呀,给我看看。”乔乐拿过报纸,仔细看了看,肯定地说,“没错,就是他。人看上去斯文儒雅,却很有手段,当年我在捷飞,被泰特抢走了一笔大单,就是他的手笔。泰特也是趁着那次,彻底扭转局面的。的确是个人才,怎么他现在转做餐饮了?可惜了。”

    “肯定是子承父业呗。有什么可惜?在泰特干得再好,职位再高,也是替别人打工。”杰米说着扭头向赵一枚道,“枚,你以前不是在泰特干过吗?”

    “噢!”林迪突然叫了一声,如梦初醒般道,“有预谋,有预谋!”

    “什么呀?”杰米问。

    “兰园啊!杰米,你还记得我们去年在香港时,几乎天天去吃的那家‘兰园’吗?”

    “记得,怎么了?”杰米还是没反应过来。

    “‘兰园’,也是兰采集团旗下的呀!”林迪伸出手将两只食指缓缓往一起对,朝赵一枚努了努嘴,“他们两个早就……”

    “别瞎猜了,我们就是朋友而已。”赵一枚打断了林迪的话。

    “朋友?什么朋友会每天送‘私房菜’给你?”林迪目光灼灼。

    “他就是逗我玩呢,看我要多久才能发现。”赵一枚淡淡的道。

    林迪歪过身子,仔细看了看她,将信将疑地道:“也是哦,他还让你去他家的酒楼摆喜酒呢。”说着又兴奋起来,“那新郎倌是谁?情人节那天送花给你的大帅哥?你们要结婚了?”

    “你还是多操心你自己的事吧!”赵一枚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那如果我结婚去‘兰溪酒楼’摆酒,也能享受八折和一条龙服务吗?”林迪拍了怕赵一枚肩膀,“咱可是好姐妹呀。”

    “行,没问题。你赶紧吧自己打包嫁了吧,不然要被你烦死了!”赵一枚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