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人生总会有意外和错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真是疤痕体质呢。”

    赵一枚也郁闷地叹了口气:“会不会有人以为我是自己割腕过?”

    “不是吧,想象力这么丰富?不过……还真像。”潘明唯故作认真地研究着她的伤疤。

    赵一枚一把推开他:“讨厌,连你也取笑我。”

    潘明唯笑着又贴过来:“好啦,别生气,我在香港买了礼物给你。”

    赵一枚接过潘明唯递过来的长方形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精美的腕表,精钢和玫瑰金的表壳,表圈上蚀刻着经典的宝格丽品牌标志,黑色射线纹饰的表盘配着黑色斜纹皮革表带,指针下是点缀着钻石的心形图案。

    “哇,好漂亮!”赵一枚不由惊叹,仔细看了看,说道,“这礼物,好像贵重了点?”

    “你什么时候学会跟我客气了?”潘明唯从盒子里拿出手表,笑道:“这比你要的四头鲍可便宜多了。”

    赵一枚见他想把手表往右手戴,忙说:“我习惯戴左手的。”

    潘明唯头也不抬,自顾把手表戴在她的右手,然后端详了一下,满意地说:“很衬啊,你的手真的很漂亮。”

    柔软贴合的真皮表带刚好遮住了那条伤疤,赵一枚方才明白他的深意,轻声道:“谢谢。”

    “以后不许跟我这么客气,宝贝。”潘明唯揽着她的肩头,眼角眉梢都是暖暖的笑意,“回家好好陪陪你妈妈,她一定想你了。”

    “嗯。”赵一枚点点头,心里像是融化了一块巧克力。

    “你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潘明唯又亲了亲她的脸颊,站起身,“明天我有事送不了你了,等你七号回来我去接你。”

    送走了潘明唯,赵一枚回到床边坐下,抬起右手,看着表盘上交叠融合的两大一小三颗心,忽然有些后悔刚才找借口拒绝了潘明唯。

    其实她的月事并没有来,不过已经晚了两天。今天小腹一直隐隐酸胀,估计红军今晚不来报道,明天也会来了。

    赵一枚叹了口气,伸手拿过那两包卫生巾,象练习投弹似的一前一后扔进了行李箱。

    第二天果然一整天都不见潘明唯的人影,午餐时间,连江小影也没有出现在公司餐厅。销售部几个不常露面的大销售居然像约好似的都回了公司,有些神神秘秘的晃来晃去。

    赵一枚无暇他顾,处理好手头上的事,还没到下班时间,就提前溜走去了机场。上了飞机后给潘明唯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已经登机了,然后就关掉了手机。

    国庆节前的最后一天,一封抄送给所有人的邮件静静地发到了她的公司邮箱:原大中华区市场部副总裁约翰·何将离开泰特中国公司,调往新加坡任泰特亚洲发展部副总裁……

    公司总是喜欢在周末或节前发布一些人事变动,这样经过一个假期,什么内容都已经消化得一干二净了。不过赵一枚没有登录公司邮箱,她一到北京,就把工作和泰特统统抛到了脑后。

    因为明年就要开奥运会了,国庆节的北京,已经开始充满迎奥运的气息,路两旁随处可见“新北京、新奥运”,“离奥运还有XX天”的标语和宣传海报。赵一枚除了回家第一天享受了妈妈的私房菜,接下来的几天都忙着和初中、高中同学聚会,在外吃吃喝喝,不亦乐乎。

    四号这天,赵一枚终于闲了下来。睡了个懒觉起来,父亲赵东升已经一早有事出门去了,赵一枚慢悠悠地吃完早餐,在家转了一圈,对妈妈说:“老妈,今天我陪你去逛街吧。”

    赵一枚的妈妈刚刚五十出头,年轻时是个美人,加上保养得当,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可赵一枚偏偏喜欢叫她“老妈”。

    赵妈妈看了一眼女儿,不满地说:“回来四天,三天都在外面吃,暴饮暴食,也不怕把肠胃吃坏了。你还是陪我去买菜吧。”

    赵一枚搂着她的肩膀,撒娇地说:“我最讨厌去菜场了,还是去逛街吧,我陪你买几件新衣服。爸不在家,中午我们就在外面吃得了。”

    “我是想让你好好学几样拿手菜,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哎,好了好了,我陪你去。”赵一枚最怕妈妈这一通老生常谈,立刻举双手投降,乖乖陪她去了菜场,回来又帮着择菜洗菜。

    赵妈妈看着她在水池里洗把青菜也搞得水花四溅,不由说道:“枚枚,你洗菜也不把表摘了,弄湿了就不好了。”

    “开玩笑,三十米防水呢!这点小水花算什么。”赵一枚手下忙着,头也不抬地说。

    赵妈妈站在旁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忽然说:“枚枚,这手表不错啊,你男朋友送的?”

    赵一枚心里一惊,手下停了停,马上装作若无其事地接话道:“哪来的男朋友啊?难道你女儿连块好一点的表都买不起?”

    赵妈妈盯着她的手腕,撇了撇嘴:“别以为你妈我老土,这个牌子我在杂志上见过广告,你这个带钻的,怎么也得两万往上吧?我知道你是有这个钱买,不过,这么花哨的表,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好了,妈。”赵一枚抬起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笑道,“看清楚没?真货假货?就不许我在地摊儿上买个戴着玩?”

    赵妈妈哼了一声,说道:“你是我女儿我还不知道你?咱家枚枚从来不会戴假货。再说,家里到处都有墙钟可以看时间,可你自打回来,这表就从早戴到晚就没摘过,是舍不得摘吧?”

    赵妈妈真是目光如炬啊。赵一枚在心里暗叹,老妈就是老妈,难怪人说知女莫若母。

    正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事搪塞过去,赵妈妈又开口了:“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谈了男朋友是好事,还要瞒着妈妈?”说着探过头盯着她看,“枚枚,你别以为我这是虚张声势探你口风呢,你的事,早有人告诉我了。”

    赵一枚这回真是吓了一跳,“什么呀,你从哪听说的?难道你在我身边还有眼线?”

    赵妈妈笑吟吟地说道:“对,就是你王叔叔呀。”

    “哪个王叔叔?”赵一枚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爸爸以前的老部下,你小时候总叫他‘王老五’的王伍叔叔呀。他都跟我说了。你们是大学同学,应该谈了很久了吧?他都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了,你还对家里保密。那个男孩子,姓符是吧?这个姓挺少见的……”

    “王叔叔误会了,我跟他就是同学,没其他关系!”赵一枚沉下脸,把手里的青菜往水池里重重一丢,大步出了厨房。赵妈妈兀自在后面嚷嚷:“哎,枚枚,你看你搞得到处都是水……”

    从厨房到卧室,几步之遥,赵一枚的脑子里象快速倒带似的转了一圈,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进到房间关上门,拿起手机,调出符涛的号码,拨了过去。

    “枚枚,在哪过节哪?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传来符涛的笑声。

    赵一枚胸口起伏着,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冷笑道:“师兄,你可以呀,居然算计到我头上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又是一阵笑声,“误会误会,师妹,别用这么严重的词呀,我哪敢算计你?不过是借你讨点人情罢了,你也没有任何损失呀不是?”

    赵一枚哼了一声:“既然是‘误会’,你最好去解释清楚。别把我和我家里的人,扯到你乱七八糟的事里面,帮你捞好处!”

    “枚枚,你这说什么呢,我可是要和你们公司做生意呀。”符涛的语气带着揶揄,“再说,我怎么去解释?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是你把我甩了?把你的第一个男人甩了?哈哈,这倒是事实……”

    “符涛,你以后离我远点!”赵一枚咬着牙说。

    “枚枚,你太天真了。”符涛一声冷笑,“要说算计,只怕真正算计你的,就是你身边的人。”

    “你什么意思?”赵一枚心里一震。

    “你知道这是多大一笔生意吗?签下这个单子,你们泰特销售部今年剩下的几个月不用做都有的吃了。”符涛哼了一声,又说,“你怎么不去问问他,我这一笔大单子签给了他,提成和花红,至少有七位数,更别说上面的位置,真是前途无量啊……”

    “只怕你的回扣也不少吧!”赵一枚冷冷地抛下一句,就啪地挂了电话,觉得喉咙里象吞了个苍蝇似的恶心。

    之前对于那些巧合,她并不是完全没起过疑心,她只是不愿去怀疑、去猜测。七位数,赵一枚飞快地想了一下那一串零,居然算不清是多少。符涛的话能信吗?上面的位置,指的又是什么?……

    赵一枚不愿再多想,直接按下了手机上的“1”字键,那是潘明唯手机号码的一键快捷拨号。自从那次他留下纸条,说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让她有任何事都要打给他,就此把他的号码存在了第一位。

    “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单调而机械的女声传来,赵一枚才猛然醒起,潘明唯这会应该在香港呢,他到了香港应该会换成当地的电话卡吧。

    赵一枚呆立着,忽然觉得背后发凉。虽然她没问过,可是,他居然也从没有告诉过他在香港的号码。他究竟有多少事是瞒着她的?原以为两个人已如此亲密,却原来,她从未真正了解他,甚至不知道他每天忙来忙去的工作究竟是做了些什么。

    “枚枚,你在干嘛呢?快出来,我教你怎么煎鱼。”随着赵妈妈的声音,卧室门已经被扭开,对面厨房一股浓烈的鱼腥味飘了进来。赵一枚只觉得胃里一翻,恶心得差点吐出来,连忙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这丫头,又发什么神经呀!”差点被门撞到鼻子的赵妈妈嘟囔了一句,转身离开。

    赵一枚后背抵在门上,胸口起伏着,心怦怦乱跳。这是怎么了,从小妈妈就说她是属猫的,最爱鱼腥。怎么一时之间,所有的事情都不对劲了?

    赵一枚缓缓走到书桌前,拿起上面的一本台历。她的月事竟然已经晚了整整一周。之前忙着吃喝玩乐,偶尔记起这茬,也总是在心底侥幸地想,可能是因为太久没回北京了水土不服,是因为最近发生太多事了心情受影响,是因为手腕的伤流了不少血……所以,才会迟了。

    可是……赵一枚把台历往前翻了一页,手指划着,最后停在了九月十六日。那天是星期六,她记得一早带着小刘一家去医院找小桦的师兄,晚上,潘明唯来找她。

    十六号……赵一枚蓦地把台历一扔,心中忿忿。他怎么能这样呢?虽说当时喝多了,也不能为了自己快活就随口骗她呀,什么安全期,根本就是危险期!而她竟然稀里糊涂地想都不想就相信他……

    她信任他,相信他,从未怀疑过他;而他,还有什么是不能骗她的?赵一枚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坐立不安地在房间里转了两圈,赵一枚拉开房门。鱼已经煎好了,没有之前那么腥,可闻到那味道,还是胸口作闷。赵妈妈从厨房瞥到她穿了外套在换鞋,问道:“又要出去呀?饭都快做好了。”

    “我下去买点药,昨天海鲜吃多了,胃不舒服。”赵一枚边说边出了大门,一路上希翼着自己真是昨天鱼生吃多了而不舒服。

    到了附近的一家自选式药店,赵一枚不停地把黄连素、腹可安、西瓜霜、草珊瑚含片扔进筐里,最后才来到计生货架前,迅速地把三个牌子的早早孕试纸都各拿了一条。

    半个小时之后,赵一枚揽着一个抱枕,颓然地躺到了床上,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三条试纸上并排的三个“中队长”在晃来晃去,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枚枚,怎么了?不舒服啊?起来吃饭吧。”赵妈妈推门进来,赵一枚惊醒,愣了一下,奇怪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居然还睡着了。

    对着一桌子的美食,赵一枚平生第一次没了食欲,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理反应。随便扒了几口饭,推说胃疼,又回了卧室。

    接下来的几天假期难熬地捱过,因为怕待在家里被精明的赵妈妈看出什么,赵一枚还是每天都跑出去找同学,或者干脆一个人去逛街。

    六号的晚上一家人正在吃晚餐,潘明唯打来了电话。赵一枚拿着手机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枚,这几天在家开心吧?明天什么时候的航班?我去接你。”潘明唯的声音还是和以往一样,透着温柔体贴。

    之前心里思量模拟了无数回,真的通了话,赵一枚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不想说了。还是见面再谈吧。于是懒懒地报上了航班号和时间。

    潘明唯听出她声音不大对,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这几天吃多了撑的胃不舒服。”赵一枚依旧懒洋洋地回答。

    潘明唯道:“哦?我原本还想明晚请你去吃鲍鱼呢,那还是改日吧。”

    鲍鱼?四头鲍?赵一枚心中冷笑,看来对她的“奖励”还不止这块手表呀。

    又随便说了两句,挂了电话出来,回到餐桌边。赵东升问:“怎么接个电话还神神秘秘的,是谁呀?”

    赵妈妈若有所指地说:“是你那个‘同学’吧?”

    “不是他!”赵一枚正色道,“妈,我都说了那是误会,手表也不是他送的!”

    “好好好,不是他。”赵妈妈笑嘻嘻地,“是谁送的都好,都好。”

    赵一枚一口饭又噎在了嗓子眼——咳,真是言多必失。

    回程的飞机途中遇到气流,广播里提醒大家注意系好安全带。赵一枚坐飞机坐得多了,从来不把这当回事。谁知刚颠簸了几下,就开始捧着纸袋大吐特吐,直吐得黄胆水也出来了,胃里一点东西也不剩了,还在那里不停地干呕。

    乘务员见她情况不对,又是递毛巾又是递水的。好不容易折腾完了,飞机一晃,又开始干呕。最后靠在椅背上,连说谢谢的力气都没了。

    终于捱到飞机落地,赵一枚站起来,只觉得胸口发疼腿发软。拖着行李箱两腿发飘地一路走向出口,忽然背后有人叫:“赵一枚!”

    赵一枚扭头一看,竟然是秦扬,穿着一身休闲裤T恤衫的便服,正挑着眉毛看着她:“你没睡醒啊?从我面前走过去都没看到我。”

    赵一枚奇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航班?”

    “这比你上次接到我容易多了吧?”秦扬说着从裤袋里掏出车钥匙,“你的路虎修好了,我给你开过来了。”

    “可是……有人来接我。”赵一枚说。

    “那个姓潘的?”秦扬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对你还真够尽心尽力的。”

    赵一枚没有说话,默默地转过身去拿输送带上的行李箱。

    秦扬见她不像以往那样牙尖嘴利地反驳,心下略略奇怪,伸手一把拎过箱子,说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赵一枚走了几步,只觉得胸口发闷,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低低地叫了一声:“秦扬。”

    秦扬侧过头,见她脸色发白,脚步虚浮,似乎站都站不住了,连忙一把扶住,问道:“怎么了?”

    赵一枚靠在他胸口,缓了缓,才说:“没事,就是一路都有气流,晕机了。”

    “笨,晕机都能晕成这样!”秦扬看了看她又说,“要不,先坐坐吧,那边有椅子。”

    “不用。”赵一枚摇摇头,“这里空气好差,还是快点出去吧。出去透透气就好了。”

    出了到达厅却四处找不见潘明唯。赵一枚正想打他手机,秦扬说:“算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早说了,这个姓潘的靠不住!”

    赵一枚心里一硬,收起手机,一言不发地随秦扬到了停车场。

    潘明唯站在接机的人群里,远远地看着两个人半搂半抱地拿着行李从隔离区里往外走,不禁心里一寒。难怪她不愿和自己去香港,原来竟是跟秦扬一起回了北京!

    默默地从到达厅里退出来,却仍旧不死心,拿出手机,等了好一阵,不见赵一枚打给他,却见到他们两人一起上了路虎,扬长而去。

    潘明唯握着手机,渐渐收紧,恨不能把它捻碎在掌心。

    赵一枚熄了灯,躺倒床上,闭上眼睛。

    这算什么?说是要来接机,人影不见,连个电话也没有。她不想主动去找他,因为她还没想好如何开口。也许,见了面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仍然开着,顶端的一点暗红在黑暗中孤独地闪烁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