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缓吐出烟圈:“我要先看货。”

    中年男人冲中年女人使了个眼色,中年女人走进包间侧面的一个小门,片刻又出来,将一个托盘放在了年轻男子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年轻男子。

    托盘上承着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透明小袋子。年轻男子打开塑料袋,用左手两根手指捻起一点点粉末,放在鼻下闻了闻,又伸出舌尖舔了舔,动作微一停顿,蓦地将右手夹着的香烟往地上一丢,抬起一只脚狠狠地一捻,冷哼道:“耍我呢?这是洗衣粉!”

    中年男女对视一笑。女人又去拿了两个小碟子,上面都是少量白色粉末,先把其中一碟放到托盘上,又递过去一根小小的吸管。

    年轻男子几乎没有迟疑地接过吸管,俯下头,动作熟练地将一些粉末吸入了鼻腔。

    “唔,纯度不错……但我要的不是这种大路货,我要——更劲的。”

    中年女人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又把另一个碟子递过去。

    年轻男子再次俯下头。再抬头时,微微眯着眼睛,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缓缓道:“天——使——尘。”

    “好,识货!”中年男人哈哈一笑,扔给他一张手机卡,“三天后,用这个联系!”

    赵一枚估量着眼前情形,这杯酒不喝,怕是难以脱身了。一杯红酒而已,看着软倒在陌生男人怀里的江小影,忽然间豪气干云,拿起酒杯,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咳咳咳……”想不到红酒里面竟然掺了烈性的洋酒,赵一枚被呛得直咳。放下酒杯,赵一枚赶紧拉起江小影的手,“走啦!”

    “美女,好酒量啊!”搂着江小影的男人松开了手,旁边却又过来一个男人拦住了她们,“诶,他的话,可不代表我啊。两位美女,难得这么有缘,怎么能急着走呢?”

    之前的男人也笑嘻嘻地又把江小影搂回了怀里,“是啊,再多玩会儿嘛。”说着就往江小影的脸上亲去。

    “混蛋!”赵一枚身后突然冲过来一个人,把那个男人推倒在沙发上,片刻间两人就扭打起来。

    赵一枚定睛一看,是小刘。这家伙,怎么现在才到,可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来打架的啊!

    眼看着又有两个人过来,小刘双拳难敌六手,只剩下挨打的份了。酒吧里的其他人该跳的跳,该喝的喝,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而江小影又软软的倒在了另一个人的怀里,还有一个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对着赵一枚拉拉扯扯。

    “砰——”赵一枚酒气上头,把旁边的男人用力一推,抄起一只酒瓶磕在大理石茶几上,双颊绯红,大喊一声:“耍流氓啊?谁怕谁!”

    秦扬出了电梯,向大门口走去。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有些模糊,像是慢慢漂浮了起来,周围嘈杂的音乐声也似乎越来越远……

    刚才那个女人把吸管递过来的时候,他心里也有过电光火石般的片刻犹豫,但他还是立即接了过来。他知道那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还是不放心他,如果不接,之前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吸管是透明的,他很巧妙地控制着力度,刚好把白色的粉末吸到吸管端头,却并没有真正吸进去。要想完全凭经验靠肉眼分辨出天使尘,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其实是在赌,琢磨着两个人的心理去给出结果。

    他果然说对了。不过天使尘的粉末比起一般的粉末,更加细滑轻薄,最终鼻腔里还是沾到了一点。就那么一丁点,看来这种新型品种的威力果然不小,尤其是对他这种对毒品从无耐受力的身体。

    秦扬捏了一把冷汗,暗中掐了一下虎口,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突然附近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尖声叫嚷,那声音那么熟悉,好似一把利刃,顿时穿破了笼罩在他身边的云雾。

    赵一枚被一个女孩抓扯着头发,后面又被人抓着衣服,心里暗骂:“泼妇打架啊?”飞起一脚往那女孩超短裙下的膝盖踹去,几个人同时倒在了沙发上,扭作一团……

    忽然间身上一轻,压在上面的人都飞了出去,来不及发愣,已经被一只大手拽了起来,惯性之下,几乎要撞到那人的胸口。

    “秦……秦扬?”赵一枚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由于过于惊异而结巴了。

    “你在流血!”秦扬一脸的关切和担心。

    赵一枚地下头,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腕被割破了,正在汩汩往外冒着血。大概是被碎酒瓶割的,看来伤口不浅。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血,不由得有些腿软。

    秦扬已经不知从哪里扯来一条餐巾,抓过她的手腕,飞快地紧紧包扎了起来,然后拽着她就往外走。

    赵一枚傻楞了半天,这时才说出话来:“等等,我还有同事在里面……”

    “已经有人打了110了,傻瓜!”秦扬不由分说把她搂在腋下,几步就出了大门口,“你要不想把血都流干了,就赶紧跟我去医院!车钥匙呢?”

    门外一辆的士打着右灯刚刚靠边停下,两人走得急了,差点撞到那车子右边的倒视镜,却谁都没注意到,车子里面的乘客,正在默默地看着他们。

    潘明唯看着赵一枚和秦扬一起上了路虎,只觉得浑身冰冷。

    原来她丢下他半夜到这里来,是来找秦扬的。其实找谁又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呢?如果她自觉可以坦坦荡荡,何必找那么多借口?还执意不让他跟来?

    潘明唯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让司机掉头回去。

    漆黑的夜色中只有两旁孤寂的路灯一排排闪过。潘明唯的心绞着,仿佛有一只手在揉捏。

    “开快点。”他对的士司机吩咐了一句。他只想快点远离这里。

    的士司机应了一声,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驰起来。一瞬间,潘明唯竟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突然后面一辆车以更快的速度超了过去,是路虎。

    连开车都要争道?潘明唯不由涌起一股愤怒——刚才,他看到是秦扬坐进了驾驶位。

    只是这辆老旧的的士,如何跑得过路虎?潘明唯正忿忿着,却见路虎犹如脱缰的野马,一头冲上了人行道,哗啦啦连撞了一排路边商铺,最后向左一拐,撞在消防栓上停了下来。水喉爆裂,水柱喷射出来足有几米高。

    “呀,出事了!”的士司机惊呼。

    潘明唯急道:“快开过去!”

    司机猛地一踩油门,冲到路边,又“刷”地一个急刹。潘明唯几乎不等车子停稳就打开车门冲了过去。

    幸亏是路虎,拥有一副强悍无比的骨架,在经过这么一连串的撞击后都没有太大变形,只是最后撞在消防栓的地方瘪了进去,车头盖翘起,前排正面、膝部几个安全气囊全部打开。

    潘明唯拉开右边副驾车门前的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几乎心跳都停顿了。

    与此同时,惊魂未定的赵一枚也正从里面打开车门,一下子就跌在了他的怀里。

    “你受伤了?怎么身上都是血?”潘明唯半托半搂着赵一枚,紧张得声音都变了。

    “我没事……”赵一枚在他怀里支起身,还没站稳,就往车子的左边绕,“秦扬……秦扬!”

    此时秦扬也从车里钻了出来,摇摇晃晃地扶着车门,消防栓的水柱喷洒在他身上,顿时从头到脚淋得湿透。

    赵一枚从潘明唯怀中挣脱,扑过去拉扯着他又叫了两声,秦扬却似乎充耳未闻。惨白的路灯映射下,他的神情是一种奇诡的梦幻般的迷茫。

    潘明唯把淋得半湿的赵一枚拖回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发现血迹来自手腕,而且已经包扎好,显然不是在车里受的伤,这才略略放心,一边脱下外套给她披上,一边问:“这是怎么了?你们喝了多少酒?”

    “我是喝了点酒,可他……”赵一枚任由潘明唯揽着,头一直扭着愣愣地看着秦扬,“我不知道,他……他……”

    潘明唯看了秦扬一眼,忽然想起马可的话,冷哼一声说:“我看他不是喝了酒,而是嗑了药。”

    “你说什么?”赵一枚转回头,睁大了眼睛,“不可能!”

    这时被撞的商铺后面亮起了灯光,大概是店家听到动静起来察看。潘明唯说:“我看还是主动些的好,是打120,还是110?”说着就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不要!”赵一枚蓦地按住了他的手,“你先带秦扬走,我留下来处理。”

    “不行,你受伤了!或者我先送你去医院。”

    “我的手没事。车是我的,反正得我负责。你先带他走!”赵一枚望向商铺那边,声音里透出了焦急。

    潘明唯看着她紧张的神情,忽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这个傻丫头,居然想顶包!那小子果然是她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

    “枚,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潘明唯隐忍着,压低声音说。

    “我知道。”赵一枚看着他,目光异常镇静。

    “你喝了酒,如果你去认酒后驾驶,要拘留十五天的!”

    “十五天而已!可如果他被发现,一辈子就毁了!”

    “你疯了?你这是妨碍司法公正!”

    “少来!演港产片哪?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赵一枚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不会说的,对不对?”

    潘明唯的眸子一点点的变冷,缓缓抽回自己的手,一字字说道:“休想!我不会带他走。”

    “可他是我哥哥,我不能丢下他不管啊……”赵一枚的声音软了下来。

    “他不是你哥哥!”潘明唯握着手机的手,因为过度用力,指节都泛白了。

    几个人叫嚷着从商铺那边过来,赵一枚扭头看了一眼,忽然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臂,揽住了潘明唯的腰,微仰着头,用乞求的语气急急地说:“艾唯,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快点带他走啊!”

    潘明唯看着贴到面前的这张充满了焦急的美丽脸庞,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这个女人,她还有心的吗?居然,利用他对她的爱,来要挟他,去帮那个吸白粉的男人!

    ——你问我爱你吗?那么,你,又爱我吗?这个男人,对你来说,比你自己都重要?

    看着她那不知是因为失血、还是因为紧张而变得苍白的脸颊和嘴唇,以及那略带凄惶的神色,潘明唯心头的冰冷变成了苦涩,松开握着手机的手,颓然笑了笑,哑声道:“好,你带他走,我留下。”

    “艾唯!”赵一枚看着他愣了一秒,然后低声说了句:“谢谢。”再无半点犹豫地转身。

    潘明唯的胸口一痛,猛地剧烈咳嗽起来,几乎无法呼吸。

    此时却见秦扬竟已跌跌撞撞地奔到路边,打开那辆的士的车门就坐了进去。

    “秦扬!”赵一枚叫了一声,就要追过去,却被潘明唯拽住了。

    “你放开我!”赵一枚挣扎着。

    “他都丢下你跑了,你还管他干什么?”潘明唯紧紧抓住她,“跟我去医院!”

    这时三四个人围了上来,叫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开车的?”

    潘明唯向前跨了半步,护住赵一枚道:“对不起,车子出了故障失控了。她受了伤,先让我送她去医院吧。”

    为首的人看了看他们两个:“不行,一个都不许走!等警察来了再说。”

    “你们没看到她流了这么多血吗?”潘明唯忽然大吼,“有什么损失我们一定会赔!耽误时间出了人命你们赔得起吗?”

    几个人给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然而还是不肯放他们走。

    赵一枚兀自扭头看向秦扬离去的方向,潘明唯托住她受伤的胳膊,冷冷道:“你还担心他?他可一点也不担心你呢。”

    几分钟之后交警赶到,潘明唯主动掏出自己的驾驶证递了过去:“是我开的车,路上突然跑出来一只狗,想躲开,就失控了。”

    交警瞥了眼赵一枚受伤的胳膊,又看了看事故现场,说道:“超速了吧?”

    “赶着去医院,开得是快了点。”潘明唯说完便配合地做了酒精呼吸测试。

    交警见测试结果没问题,扣下驾驶执照和行驶证,见赵一枚身上血迹斑斑,干脆直接开警车送了他们两人去医院。

    潘明唯没有想到,最后要留下来住院的是他自己——肺炎,高烧四十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