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好男人比大熊猫还罕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温蒂,自从你升了职,怎么反而一天比一天萎靡不振啊?工作太累了?”赵一枚看着坐在对面一直垂头耷脑的江小影问。

    江小影从餐盘上面抬起头,眼睛里面有明显的红血丝,眼下是粉底也遮不住的浮肿和阴影。

    赵一枚这时才看清楚,吓了一跳:“温蒂,你怎么了?”

    江小影看着她,声音里带着呜咽:“楚雄说要跟我分手。”

    “为什么?”周楚雄是江小影的男朋友,前一阵子还好得蜜里调油般,几乎天天来接江小影下班,搞得赵一枚想约她逛个街都得见缝插针。

    “上周末我们一起去看房,都要下定了,可他不肯把我的名字写上去,我们就吵了起来……”

    赵一枚想了一下问:“你要和他一起付首期吗?”

    江小影摇了摇头:“首期就要四十多万呢,主要是他父母的钱。”

    赵一枚叹了口气:“你和他在一起才多久?三个月?你进公司三年,才从秘书升到助理;你和人家三个月,就想白占一半房产?”

    “怎么是白占?”江小影反驳,“我们结婚后是要一起还贷的,要还二三十年呢!”

    “结婚?这么快就要结婚?”赵一枚有些惊讶,之前没听她提起过呀。

    “他们家的老房子,准备拆迁了,所以……”江小影垂下头,声音越来越低。

    “想让你快点儿进他家户口,多拿拆迁费吧!“赵一枚简直恨铁不成钢地说,“这种人家你也想嫁,恨嫁恨疯了?”

    “可我是真的爱他……”江小影泫然欲泣,头低得几乎埋到了餐盘里。

    赵一枚心一软,叹口气,安慰她:“要实在没有回转余地,分就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下次咱找一更好的,有房没贷款的,不,直接送你一套房的,而且房产证上只写你一个人的名字……”

    “这么好的事,哪会轮到我。”江小影抬头勉强笑了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赵一枚说着,觉得这句话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又不是言情剧,这世上哪那么多王子与灰姑娘?于是又说:“不如今天下班就去买彩票吧,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中了五百万,自己买套房!”

    “我妈妈说女孩子不能自己买房,有钱也不能买,不然就更嫁不出去了。”江小影认真地说,忽然又补充一句,“我可不是说你呀,一姐,你跟我不一样。”

    “呃,我那房是租的,不是买的。”赵一枚说完就后悔了,解释什么呢,好像自己也恨嫁似的,马上又说,“早知道这两年房价象坐火箭似的,我当初就该把房子买下来。”

    “唉,一姐,你虽然能干,也不是真想一个人过一辈子吧?要是遇到好男人,可千万别放过了。”江小影居然还有心思劝起她来了。

    “哼,现在的好男人,比大熊猫还罕见……”赵一枚正说着,斜眼瞥见潘明唯端着餐盘正向这边走过来,顿时吓了一跳。潘明唯中午几乎从来不出现在公司餐厅,这又是唱得哪一出?难道是昨天玩过火了,他今天要表衷心,特地过来一起吃饭?这么明显的做法,那不是要让大家都看出来不对劲了?

    趁着江小影低头扒饭,赵一枚赶紧冲他打眼色,让他别过来。可潘明唯视若无睹,笑嘻嘻地越走越近,赵一枚急得几乎想把手里纂着的叉子扔过去。

    潘明唯看她一脸的紧张,心中不由好笑,这丫头,明明自己也在同事面前避讳着,却偏偏不许他表露出来。将要走到她们桌前,把头一扬:“嗨,瑞克!”径直向最后一排坐着的市场部总监走过去。

    赵一枚松了口气,拿叉子使劲叉起一块排骨,心里暗骂:“敢玩儿我,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不过潘明唯下午就去了外地出差,紧接着赵一枚也出了趟差,等两个人再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

    小小的包间,仿塌塌米的格局,其实桌下挖了洞,脚可以放下去的。赵一枚说这样才好,不然盘着腿怎么吃的下东西。伸手给潘明唯倒了杯茶,又说,“记得,喝茶要喝潽耳,养胃的,不要喝铁观音。还有,酒和咖啡最好不要喝,对胃刺激太大。”

    潘明唯叹了口气:“医生也让我不要喝咖啡。可是,没有咖啡我怎么活啊?陪客户吃饭,也不可能滴酒不沾。”

    “那也不至于拿命来拼吧?”赵一枚摇摇头,“你以前不是做软件研发的吗,当个工程师多好,为什么要转行做销售?”

    “软件研发是青春饭,不可能做一辈子。而做销售是很能锻炼人的。”潘明唯说到这里,似乎有点无奈,“我家在香港是开餐厅的,父亲年纪大了,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迟早要把生意交给我。但我对那些又实在没什么兴趣。”

    “哦,当个餐厅小老板,的确是委屈了你这个美国名校双硕士。不过——”赵一枚眼睛一亮,“也好啊,起码美食享用不尽!而且你现在薪水再高,也不过是个打工的。对了,你家的餐厅叫什么名字?下次我去香港一定要去吃。”

    “小猪,就想着吃。”潘明唯宠溺地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又道,“还是考虑考虑你自己吧,不如也去读个工商管理硕士,搞技术始终发展有限。”

    “怎么,你觉得我现在很差吗?”赵一枚不满地瞪他。

    “谁说你差了?”潘明唯一把搂过她,“You are perfect(你是最好的)!”

    “哎呀!”赵一枚突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潘明唯也被她吓了一跳。

    “你看你看!”赵一枚用手指戳戳潘明唯的肚皮,“天哪,你长小肚腩了!”

    “呃……”潘明唯有些不好意思,“最近吃的太多又没时间运动……”

    赵一枚隔着他的恤衫,用两根手指捏了又捏,“那就多点运动嘛!”

    “遵命!现在就‘运动’!”潘明唯作势要吻下来。

    赵一枚一把推开他:“去!我说的是真正的运动!”

    “嗯……”潘明唯想了一下,“这周六我有空,一起去打网球吧。”

    “网球?”赵一枚面有难色,“这么热的天……”

    “多出点汗才有效果啊。”潘明唯笑嘻嘻地搂了一下她的腰,“哦噢,好像粗了喔,也该减减了。”

    “才没有!”赵一枚挣开他,“那个……我好久没打网球了,球拍都坏了。”

    “没问题,我拿一个给你。”

    “可是……我球技很烂的……”

    “没问题,正好跟我一起提高提高。”

    “唉……好吧。”

    周五快下班时,潘明唯打来电话,说有些感冒,想直接回去休息,晚上就不一起出去吃饭了。

    赵一枚听他声音鼻音很重,不由问:“严重吗?”

    “没事。大概就是昨天淋了雨,着凉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唔,我也淋雨了怎么没事?我看你就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抵抗力下降。那,明天还能去打网球吗?”

    “应该没问题。小感冒,出出汗好得更快。明天等我电话。”

    赵一枚又叮嘱了两句多喝热水,好好休息之类,就收了线,晚上正好去陪江小影散心。

    第二天直到上午十点多也没有电话来。赵一枚觉得不对劲,就打了过去。电话铃响了很久,才听到潘明唯略带嘶哑的声音:“Hello(喂)……”

    “嗨,是我。你怎么样?”

    “没什么,只是看来要下周末才能去打球了……”

    “你吃药了吗?”

    “吃了……”潘明唯的声音有些含糊,似乎还没睡醒,“我再睡睡就好了,没事。”

    “那好,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

    赵一枚挂了电话,想想还是不放心,拿上包,抓起车钥匙,开车去了潘明唯住的公寓。

    门铃响了很久,潘明唯才把门打开,见是赵一枚,有些惊讶。而赵一枚更是吃惊不小,只见他一副萎靡的样子,和平时的神采奕奕完全不同,脸色异常灰败,还隐隐透着暗红,急忙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哎呀,你在发烧!你到底吃药了没有?”

    “吃了,可吃完胃就不舒服,又都吐了。”潘明唯无力地靠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

    “你是不是空腹吃的感冒药?傻瓜,那会刺激肠胃的。”赵一枚看着他微微蹙着眉头的样子不由心疼,“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潘明唯睁开眼睛,“我睡睡就会好的。”

    “那也要去床上睡啊。”赵一枚伸手拽起他。

    进了卧室,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赵一枚一看,忍不住道:“你在发烧啊,怎么还开着空调?”

    潘明唯叹道:“这么热的天,不开冷气怎么睡?”

    赵一枚看了他一眼,把他按到床上,然后拿起遥控器关了空调,又刷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再掩上窗纱,这才说道:“你是感染中国病毒感冒的,所以还是得按中国办法治。你那些美国药,就收起来吧!等会儿我去给你买些我们本地的药。”

    “什么药?安不安全啊?还是不要吃了……”

    “唉,真是怕了你了。”赵一枚出去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喝水总行了吧?”拉过被单给他盖上,然后俯身亲下去。

    “不要,会传染你。”潘明唯把脸扭到一边。

    “我才没你那么脆弱!”赵一枚不由好笑,心想他生起病来怎么像个固执的小孩子,却让人忍不住怜惜,伸手隔着被子拍了拍他,“那你睡吧。”

    走到卧室门口又返回来,拿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冲他眨了眨眼:“你要乖乖睡啊,听话。”

    潘明唯一觉醒来发觉出了一身汗,热度有所退去,感觉似乎好很多,只是头还有些晕晕沉沉,胃里也绞着难受。微风掀起窗纱的一角,透进来的阳光表明已经是午后。周围很安静,虚掩着的卧室门外飘来一股熟悉的香味。

    是什么?潘明唯闭上眼睛,仔细辨别:好像是皮蛋瘦肉粥的味道?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的家里。睁开眼,还是自己冷色调的公寓。起身下床,两腿有些发软,似乎踩在了棉花垛上,不过脚底的凉意却迅速让头脑清醒过来。拉开卧室的门,也不穿拖鞋,就这么光着脚走在地板上,穿过客厅,走到厨房门口。

    电磁炉上架着一锅粥,冒着氤氲的热气。赵一枚正拿着个长柄的勺子在锅里搅着,发现他来了,笑了笑:“睡醒了?马上就好,先喝粥再吃药。”说着又从旁边拿起一张纸片晃了一下,“我在网上查的做法,第一次做,闻着倒还挺香。”

    潘明唯没有说话,嘴角含着微笑,倚在门框上看着赵一枚。看她把切碎的葱花和香菜丢进锅里,搅了搅,关小火,舀起一勺举到唇边呼呼吹着,似乎想尝尝味道又怕烫了嘴,胡乱盘起的头发散落了一缕在腮边,有种说不出的柔美和妩媚……

    潘明唯走过去,抬手轻轻帮她撩起那缕头发,心中好像有一股暖暖的东西正在弥漫开来,溢满了胸膛,不由张开双臂从后面环住她,俯下头,低声说:“宝贝,我爱你。”

    赵一枚心里一颤,拿着勺子的手也一僵,潘明唯还有些过高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衫传过来,好似烧红了的烙铁炙烤着她。耳边是他炽热的气息,然后又是一声轻叹:“我爱你,枚。”

    ——“我也爱你。”回过头,还给他一个轻吻。

    事后赵一枚想,她要是言情剧中的女主,绝对应该是这般反应,可她当时什么也没说。但给潘明唯这样柔情蜜意地拥在怀里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还是让她有片刻的眩晕,然后便在大脑空白的情况下,把一勺滚烫的热粥送进了嘴里。

    “哎呀!”粥烫了嘴,赵一枚本能地往后一退,又踩在潘明唯光着的脚上,两个人几乎同时叫出声。

    “尝尝吧,不好吃可别怪我。”赵一枚有些顽皮地笑笑。

    “田螺姑娘煮的,肯定好吃。”潘明唯低头吃了两口,用粤语叹道,“正!好似我阿妈煮嘅。”

    赵一枚听了个大概,知道是在赞自己,一手托腮,含笑望着他。

    “你不吃吗?”潘明唯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想起什么似的说,“啊,你不吃香菜的。”

    赵一枚奇道:“你怎么知道?”

    “那次在南宁吃桂林米粉和酸辣粉,你都没放香菜……”

    说到南宁,赵一枚的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随即说:“这你都注意到了?是啊,我小的时候吃过一味中药,就是这个味儿,所以到现在都讨厌。”

    “那你还放?”

    “你不是说过你家的皮蛋瘦肉粥都是放葱花和香菜的吗?”

    “呵——”潘明唯看着她,缓缓道,“谢谢。”

    “哎呀!”赵一枚夸张地打个冷战,受不了似地叫起来,“你说话非要这么客气吗?”

    “对不起,我是说,那你怎么办?吃什么?”

    “我买了汉堡包,还买了几张碟,等会儿你睡觉,我看影碟。”

    “我和你一起看。”

    “不行,你要吃药睡觉!”

    “我都睡了一整天了,睡不着。”

    “吃了药你就会想睡了。”

    “吃了就会睡?这么强劲的药?我还是不吃了。”

    赵一枚见他又开始耍赖不肯吃药,只好妥协,“好吧,你先吃药,然后看一部影碟,就去睡。”

    “遵命!”

    两人双双在沙发上坐下,潘明唯往后一靠,长叹一声:“还是生病好,有人给煮粥,有人陪,还可以看影碟,好久没这么悠闲了。”

    结果看了不到半小时,他就开始上下眼皮打架,被赵一枚发现,强行赶回了床上。

    再醒来时天色已暗,客厅里没有电视的声音,只听到赵一枚在讲电话。

    潘明唯觉得不应该偷听,于是重又闭上眼,只是周围很静,赵一枚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传到了耳朵里。

    “嗯,我知道……还没有秦扬的消息?他也一直没有联系过我。我打他手机要么不在服务区,要么就是关机……唉,他就是那个倔脾气,没办法。倒是小季那姑娘还不错,对他不离不弃,说是要等他回隆口……是啊,那样的打击,换了谁都受不了,我估计除非他重新混出个样来,他是不想见任何熟人的……”

    等赵一枚挂了电话,潘明唯又躺了一阵才起身出来。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点余晖,赵一枚正坐在饭厅的窗前,痴痴地望着外面,目光却似乎没有焦点。

    潘明唯忽然记起那晚在37°2酒吧,她也是这样一副眼神没有焦距的模样。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潘明唯忍不住走过去问。

    “哦,没什么,家里有点事,烦。”赵一枚回过头来笑了笑,“不过烦也没用。我叫了披萨外卖,但你晚上只能继续喝粥,我一个人独享披萨,哈哈。”

    两人热热闹闹吃完了饭,又一起看了张影碟,赵一枚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有些迟疑地说:“啊,这么晚了……我得走了……”

    “你走了那我半夜再发烧怎么办?”潘明唯的语气就像个委屈的孩子,“你得陪我啊。”

    赵一枚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应该没事了,这药挺管用的。再说……我也没带睡衣来。”

    “睡觉还要穿衣服吗?”潘明唯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哎,我发觉你真的很无赖啊!”赵一枚瞪着他,“就像韦小宝。”

    “梁朝伟版韦小宝?”潘明唯笑嘻嘻地,“以前我读书时,就有人说我是眼镜版梁朝伟。”

    “嗯,是很像。”赵一枚摘下他的眼睛,貌似很仔细地端详着,“像陈小春版韦小宝。”

    “什么,我眼睛哪有那么小?你看清楚哎,是双眼皮,双的!……呃,好吧,是内双……”

    最终赵一枚还是只穿着内衣躺进了被子里。潘明唯凑上来,麻利地解开了她内衣的搭扣。

    “干什么?你还在生病哪。”

    “什么也不干,睡觉啊……”潘明唯一把把她的内衣扯下,扔到旁边,“会阻碍你血液循环,又会硌到我。”

    潘明唯从后面抱住她,两人的皮肤熨贴的几乎没有一丝缝隙,“这样多舒服。我要是发烧,你马上就能知道。”说着搂在她腰间的手,却不安分地往下。

    赵一枚“啪”地打了他的手一下,“你就不能踏踏实实睡吗?”

    “嗯,睡……我都快睡着了……”潘明唯的手搭在她小腹上不再动弹,赵一枚却分明感到身后有硬硬的东西碰过来。

    “啊,再不老实,我就把它砍下来做火腿肠双蛋当宵夜吃!”

    “它很乖啊,只是想找个地方待。”潘明唯低声呢喃着,又往前靠了靠。

    赵一枚被他搂得紧紧的动弹不得,耳边是他呼出的热气,不到片刻,这气息变得悠长深沉,竟是真的睡着了。

    赵一枚脑子里乱七八糟地转了很久,迷迷糊糊地一直睡不踏实。半夜里感到潘明唯又出了一身汗,拧开床头的台灯,爬起来找到一条干浴巾,帮他擦了擦。

    灯光下潘明唯睡得极沉,面孔恬静得像个孩子,睫毛低垂着,眼皮上有浅浅的一条印,果然是内双。平时被眼镜遮着,竟没有发现他的睫毛是这么的浓密深长。

    赵一枚忍不住俯下头,轻轻亲了一下他的眼皮。见他没有反应,又啄了一下额头,这才心满意足地缩回被子里,潘明唯的手脚立刻自动搭上来,八爪鱼似的把她缠紧。

    一觉醒来已日上三杆,赵一枚翻了个身,发觉潘明唯不在旁边,浴室倒是传来哗哗的水声。

    水声一停,赵一枚立刻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没有听到脚步声,却感觉有热气呼到脸上,想必他又是光着脚走过来的。待他将将要亲到脸颊,赵一枚猛地睁开眼睛。

    潘明唯吓了一跳,直起身说:“你居然装睡,小猪!”

    赵一枚瞥了他一眼,“你才是猪!”

    “我不是猪。”潘明唯看着她贼忒嘻嘻地笑,“因为我睡觉时没有流口水到枕头上……”

    “好啊,你竟敢偷看!”赵一枚瞪他。

    “对不起,我不小心看到的,给格格请罪了。”

    赵一枚抬眼看着他,见他只是随便围了条浴巾在腰上,胸前还挂着水珠,湿漉漉的头发凌乱地竖着,却有种说不出的性感,不由媚声叫道:“小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