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我要逃命去南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崇祯十四年。春意稍浓。寒风依旧刺骨。

    正月,北京城,恰逢新春佳节,万民庆祝新春到来。百官换上新衣,前往武英大典,准备和当今天子,欣赏新春歌舞。

    似乎天下一片太平。

    然而中原门户洛阳,却阴风滚滚,愁云惨淡。日月无光。

    李自成十几万大军,趁中原兵力空虚,集结重兵,围困洛阳。

    突如其来的李自成大军,将洛阳春节的气息一下折断。

    洛阳城,充满失望以及惊恐的气息。

    寒风呼啸,城外,李自成四面围城,点燃篝火照亮洛阳城外三里如同白昼。

    旌旗飘扬,遮天盖日。

    大军调动,大军马蹄声碎、人流滚滚,李自成大军,磨刀赫赫。

    洛阳城内,百姓惶惶,家家关闭大门,

    衙门,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威严,曾经站立在门边的衙役,已经全部消失,现在陪伴这些大门的,是一些冰冷的石头狮子以及寒风带来的枯草陪伴而已。

    曾经繁华的街道,在也没有往日的叫卖,有的,只有充满绝望惊恐的官兵,以及正抱着孩子惊恐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明天早上的百姓。

    洛阳守军,正在军官以及枯枝败叶的陪伴下,慌乱的奔走在城内各个角落。

    初十。李自成大军开始进攻洛阳,数十万大军,如同蝼蚁一样,四面八方,对洛阳展开攻击。

    炮声隆隆,喊杀声震动天际。

    硝烟弥漫。洛阳城在遭受着蚂蚁一样的啃食。

    几天下来,洛阳城头虽然依旧还飘扬着大明军旗,却四处透露着随时会被坍塌的危险。

    连日来,火炮轰击,地道挖掘,早将洛阳城挖掘的千疮百孔。

    洛阳城,福王府邸。一个肥胖成为一个球,身穿朴素百姓衣服大概二十多岁的人正坐在凉亭下的石凳上喘息粗气,在他的胳膊上,一个锦绣包袱,被他拉扯在怀中。

    虽然是十分的累,不过他始终还是死死的抱住自己手中的包袱,担心这包袱遗落。

    这人边喘息粗气的同时,不停的张望着远处的一处宫殿,同时嘴巴也不停在哪里嘀嘀咕咕。

    肥肉,全是肥肉,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这个德行,朱由菘看着自蒲扇大的手臂,以及自己一圈一圈掉落到了胯部的超大号游泳裤圈,心中一阵阵发冷。脊梁冒汗。

    两百多斤啊,这都是我上辈子两倍多重啊,你吃这么重干什么,让我如何跑路,如何跑路,挪动了一下自己肥胖的身躯,朱由菘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巴掌。

    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后世的三无人士,没钱没车没有房,然而老天眷念,

    因为下雨天跑树下避雨,结果一到雷劈就给劈到了大明朝洛阳。成为福王世子,朱由菘。

    王爷儿子,有钱有地位,有女人,一辈子荣华富贵。摊在任何人身上,都能够让他高兴几天几夜,

    可是朱由菘,他自认为老天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自己来的时候,恰好是李自成带领几十万大军,兵围洛阳的时候。

    洛阳城的情况,朱由菘已经知道当前的局势。

    张献忠叛乱四川,中原兵力早已被兵部尚书杨嗣昌抽调一空,当前的洛阳,只不过只有三万来人而已,而且这三万人,只不过是些老弱病残而已。

    而李自成,这些年来常年征战,兵力大增,手下可谓是谋事如云,战将如虎。而且,他手中兵力,都是经过多来厮杀存活下来的老油条,

    以三万多老弱病残来对抗李自成的几十万人,朱由菘只能笑笑,他知道洛阳守不住。

    守不住,剩下的一跳道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