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别在离开之后才说爱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秋风渐起,这天中午,一伙人去川菜馆子吃了麻辣锅。可能喝多了冷饮,到了下午,林迪腹痛难忍,吃了药也没用,痛得腰都直不起来。赵一枚和杰米两个一左一右架着她去了附近的东华医院。

    东华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不过口碑一向不错。杰米去挂号,赵一枚陪林迪在大厅坐着,一边伸手帮她揉着肚子。头一抬,意外地看见了方沁。

    赵一枚还以为自己眼花,方沁已经看见她了,淡淡地冲她打了个招呼:“赵小姐,陪朋友来看病?”

    赵一枚楞楞地点了点头道:“你也是来看病?”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对,因为方沁明明穿着一身白大褂,胸前还别着医院的胸牌,上面清晰的“普外科”几个字。

    方沁看了她们一眼道:“肚子疼?可别乱按,万一肠穿孔什么的就麻烦了。”

    赵一枚吓得连忙收回手,再抬头时,方沁已经走了。

    怎么潘明唯进军内地市场,过来开餐厅,她也过来工作了?跟的可真紧。但见她刚才似乎神情落寞,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难道是丹尼的身体又出了状况?赵一枚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林迪最后诊断出来是急性阑尾炎,要手术。赵一枚心想幸亏没被她揉成肠穿孔,不然她罪过可大了。

    正好这时有一个紧急的项目,部门所有人开始连续加班加点。尤其赵一枚,本来林迪是她的助手,林迪手术加修养,起码一两星期不能来上班,其他人又一时不能接手,所以她更是几天几夜坐在在电脑前。整个项目组的人连着一星期,吃睡都在公司。

    这天早上,终于大功告成。

    赵一枚站起身,觉得眼前有黑影飘动,心知这些天用眼过度,伸手揉了揉,睁眼再看,周围的景物竟然都变得扭曲起来,随即眼前一片闪光……

    “姐,有你这么玩命干的吗?视网膜脱落先兆,再晚一点,就真的瞎了!”赵桦一边抱怨着,一边扶着眼睛上缠着纱布的赵一枚进门。

    “少咒我,医生不是说休息一个星期就好了?”赵一枚扭头瞪他,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可你这一个星期该怎么过?我明天一早的火车就要去外地急训了。要不叫妈飞过来照顾你?”赵桦说。

    “别,千万别告诉妈!妈知道了还不得担心死?只怕过来立马让我辞职。”赵一枚在沙发上坐下,“不就是一星期吗?我天天躺在床上,渴了就喝,饿了就吃,很快就过了。”

    “吃?你吃什么?吃西北风呀?”赵桦说。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叫外卖啊,有钱还怕会饿死?”赵一枚说着伸手在电话机旁摸索出几张卡片,全是送外卖的,“你帮我把这几个号码存到我电话机的快捷键上,到时候我一键拨号不就行了?”

    “那你瞎着眼,怎么给人家钱啊?不怕找错了?”赵桦想想又问。

    “嘿嘿,还好我又秘密武器。”赵一枚摸索着拉开旁边的抽屉,拿出几个大小不一的信封,“前两个月刚去银行专门换的零钱,十元一封,五元一封,一元一封,齐了!”

    赵桦惊叹道:“姐,难道你未卜先知,知道你眼睛会出事?”

    “什么,这叫‘吉人自有天助’。快帮我存号码。”赵一枚说着起身,扶着墙向卧室走去。

    第二天赵一枚一觉睡到自然醒,也不知道几点了。打开电视,转了几个台,才搞清楚已经十点多了,难怪肚子饿了。

    于是缓缓挪到餐厅,从柜子里拿出储备的方便碗面,摸索着接饮水机的热水泡上。才一转身,“哗啦”一下,原来碗面放在了桌子边缘,被她衣襟一带,掉了下来。

    天气热,赵一枚穿着睡裙,这下整碗滚烫的水混着面条,都泼在了她的小腿和脚背上,不由得痛呼一声。

    出师不利!看来盲人的生活真是不容易。赵一枚忍着痛,摸到洗手间,打开水喉,用凉水冲了半天,还是火辣辣的疼,便用土办法,抹上一层牙膏。牙膏清清凉凉的,总算感觉好一点。想起还有一地的汤面,眼不见为净,算了,不收拾了。

    在沙发上躺了好一阵,听完一集连续剧,赵一枚估摸着有十一点多了,可以叫中饭了,便摸着沙发边的电话,按下第一个存储键。

    电话接通了,赵一枚开口便道:“白云餐厅吗?来一份台湾卤肉饭,送到……”报上住址,隔了几秒,才听到那边传来低低的一个“好”字,便收了线。

    赵一枚挂上电话,继续靠在沙发上“听电视”。

    等了不知多久,在赵一枚差点就睡着的时候,门铃终于响了。

    赵一枚应了一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摸索到门边,先开了条缝,吸了吸鼻子,闻到空气中氤氲的饭菜香味,这才把门全打开道:“怎么这么久?我都快饿晕了。十五块是吧?”

    门外的人似乎怔了一下,然后低声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声音里透着惊讶和紧张。

    赵一枚心脏“嗵”的一跳:“艾唯?怎么是你?”伸手向半空中摸索去。

    指尖一暖,已被潘明唯握住:“枚,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没事,用眼过度,休息休息就好了。”赵一枚勉强笑了笑,又道,“我叫了卤肉饭,还以为你是送外卖的……”

    “卤肉饭在这儿呢。”潘明唯扶着她往里走,见她一拐一拐的,又问,“你的腿又是怎么了?”

    “不小心烫了一下。”赵一枚坐到了沙发上。

    潘明唯把盒饭放在餐桌上,看到了一地的汤面,心疼地道:“怎么你眼睛看不见,还用开水泡面?你腿上这白白的又是什么?”

    赵一枚有点不好意思地道:“牙膏……”

    “胡闹!感染了怎么办?”潘明唯说着,俯下身来,看了看,伸手摸去。

    “咝——”赵一枚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潘明唯缩回手,看着她,心疼得像有刀子在割,涩声道:“你怎么自己在家,也没个人照顾你?”

    “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赵一枚依旧笑笑,“对了,你怎么来了?不会连白云餐厅也是你开的吧?”

    潘明唯道:“你打的是我的手机。”

    “你的手机?怎么可能……”赵一枚话说到一半,猛地想起来,当年那次她肚子痛,潘明唯连夜从苏城赶回来,后来告诉她,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于是她就把他的号码存成了一键拨号。后来她的手机换了,家里的固定电话机还是两年前的那部。赵桦必是看到第一个存储键已经存了号码,就往后面存了。

    “你……还在用那个号码?”赵一枚低声问。

    潘明唯“嗯”了一声:“一直没变。”

    赵一枚不说话。沉默了片刻,潘明唯道:“先把饭吃了,然后我带你去医院。你的腿要处理一下,天气热,真感染就麻烦了。”

    赵一枚乖乖的把饭吃完,被扶着去社区医院处理了烫伤。上好药,潘明唯蹲下身子道:“上来,我背你回去。”

    “不用。”赵一枚把身体扭到一边。

    “你连鞋都没法穿,怎么回去?一条腿蹦回去?”潘明唯反手拍了拍后面,柔声道,“乖,上来。”

    赵一枚无奈,只得攀上他的背,伸手臂环住他的脖颈。

    潘明唯一用力站起来,把她向上托了托,打趣道:“小猪,你长胖了嘛。”

    隔着薄薄的衣服,赵一枚感觉到他的肩胛骨硌得她胸口生疼,心里也是一疼,忍不住道:“你不是酒楼老板吗?为什么自己反而瘦了?”

    潘明唯脚下一顿,随即轻笑道:“以前你总嫌我有小肚腩,现在完全没有啦,瘦了不好吗?”

    “不好。”赵一枚突然鼻子一酸,把头埋在他的颈窝。

    回到家,潘明唯把赵一枚安顿好,又出去买菜,说是要给她好好补补。

    “叫外卖就可以了。”

    “那些东西调味料太多,你现在要饮食清淡。”

    “你在做什么呢?”赵一枚倚在厨房门框上,听着案板上叮叮咣咣的声音和抽油烟机的轰鸣。

    “胡萝卜鸡蛋汤、菠菜猪肝、菊花鱼片,都是清肝明目的。”潘明唯答,“不过很久没下厨了,只怕手艺生疏了。”

    “是哦,你是老板,哪用你亲自操刀。”赵一枚顿了顿又道,“不过火腿煎双蛋的水平一直不错。”

    叮叮当当的声音停了一下,又继续响起来,潘明唯道:“你想吃火腿煎双蛋?不行,你现在不能吃煎炸油腻的。”

    “我是说,兰园每星期一早上特供的A餐,金牌火腿煎双蛋。”

    “哦,你喜欢就好。”

    “什么叫‘我喜欢就好’?你怎么说话口气跟你前妻一个样?”

    “……”

    “怎么不说话了?你说,你这算什么?你既不是我亲戚,又不是我朋友,堂堂兰采集团的少东家,旗下那么多间餐馆酒楼,却跑到我这来买菜做饭……”

    “你非要这么问,就当是我补偿你好了。”

    “补偿我什么?”

    “那次……没有亲自照顾你。”

    赵一枚的心一下子觉得坠坠的痛,那冰冷的器械捅进身体里的绝望和痛楚仿佛再次袭来。她忍不住道:“那次……其实是意外,不是我……”

    “哎呀!”

    “怎么了?”

    “没什么。”

    “是不是切到手了?”

    “没有。”

    “把手拿给我。”

    赵一枚伸手去抓他的手,指尖刚触到一点粘腻温热的液体,就被他反手握住,想抽出来,抽不动。他的手,还是那般熟悉的感觉,温暖,厚实,宽大,将她的手完全包围住。

    她仰起头,眼睛上蒙着纱布,两片弧线优美的嘴唇微微张开,欲语还休。

    “枚——”潘明唯低低地叫了声,再也忍不住,伸臂把她搂到怀里。

    这回赵一枚没有挣扎,默默地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这熟悉的味道,耳鬓厮磨着让她的心跳失去了节拍。

    不,应该推开他!赵一枚的理智告诫着她,然而她的身体却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不舍离去。她侧过脸,正好他也低头转过来,两个人的唇碰到了一起,一个冰凉,一个温软,一点点的甘甜混合着一点点的咸涩。

    一瞬间,似有一股电流贯穿了全身,什么也听不见了、感觉不到了,只剩下本能的寻找,急切而热烈地探寻着、互相缠绕着、深深吸吮着,直至无法呼吸……

    良久,赵一枚猛地推开他,别过脸,胸口起伏着,身体微微战栗。

    潘明唯叹了口气,又揽住她的肩头,爱怜地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将她的脸缓缓转过来,低声道:“枚,其实那时候,我是因为……”

    “咣当!”关门声吓了两人一跳。

    潘明唯扭过头,惊讶地看到一个颀长英挺的陌生男人正走进玄关,那男人看到他们也显然是吃了一惊。

    “谁?”赵一枚转身问。

    “是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男人的嗓音磁性,语气带着些戏谑。

    “小李?”赵一枚大为惊讶,“你怎么进来的?”

    “你弟把钥匙给我了。”李云飞边说边往前走了两步,将手中的东西放到桌上。

    “他……你……你怎么也不先敲门?”赵一枚脸上发热,心里暗骂赵桦做事没谱。

    “我敲了半天没动静,还以为你晕过去了,才自己开门进来。”李云飞一脸的无辜,看了眼潘明唯,又向赵一枚道,“你不知道你弟在我面前跟托孤似的,把你说得有多凄惨。这位是……”

    赵一枚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给两人介绍:“这是潘明唯,我的朋友。这是李云飞,我的……”

    “哥们。”李云飞抢先答了一句,然后伸手拍了拍潘明唯的肩膀,笑了笑道,“兄弟,这丫头就交给你了。我忙着呢,先走啦。”

    走到门口,又回头向赵一枚道:“记住,这几天要饮食清淡,多卧床,保持情绪平稳……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李云飞走了,剩下的两个人站着,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他是我弟弟的师兄。”话一出口,赵一枚就觉得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潘明唯见李云飞跟她语气谙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当初和赵一枚那般亲密之时,他都一直没有她的家里钥匙。但现在也不好问什么,只得“嗯”了一声道:“有没有创可贴?”

    赵一枚这才想起他的手指还在流血呢,赶紧指点他找到创可贴。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吃晚饭时,赵一枚顺从地由着潘明唯一口口喂她。她几次感到潘明唯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整整一星期,潘明唯每天过来煲汤煮饭,照顾她、陪她聊天,不过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不涉及敏感的话题。

    直到最后一天,吃完晚饭,赵一枚接过潘明唯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然后笑了笑:“真不错,你再做下去,可以自荐掌勺大厨了。”

    潘明唯道:“明天……”

    “明天李云飞会带我去医院。”赵一枚抢先说道,“我已经和他约好了。”

    潘明唯点点头,想起她看不见,又说:“那好。”

    “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赵一枚感觉他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了,问道。

    潘明唯似乎沉吟了一下,才道:“丹尼的时间不多了。”

    赵一枚惊道:“什么?怎么会?他不是做了骨髓移植?”

    潘明唯怔愣了一下道:“是塞琳娜跟你说的,丹尼做了移植?”

    赵一枚点点头:“就是在香港那次。她说你当时回美国,就是为了给丹尼做移植,还给我看了照片,你和丹尼在层流室外面……”说道这里,隐隐觉得什么不对,想了一下又道,“不对呀,你不是丹尼的亲生父亲,怎么给他做移植?”

    “不一定有血缘关系,只要配型成功就可以。”潘明唯道。

    “那么,那次……没成功?”

    潘明唯含糊地“嗯“了一声。

    赵一枚立生恻隐之心:“他还那么小……如果真有什么事,方沁可怎么受得了?”

    “丹尼他自己……也知道时日不多了。”潘明唯垂下头,缓缓道,“所以他希望,我和塞琳娜复婚。”

    赵一枚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咬着下唇,什么也没说。难言的沉默在房间里氤氲。

    良久,赵一枚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眼睛好不了了,永远瞎了,你会怎么样?”

    “我会陪着你,一直到我生命的尽头。”潘明唯几乎想也没有想就说。

    “你怎么越来越文艺腔了?像是在演莎翁的台词。”赵一枚哈哈一笑,“别说我眼睛瞎不了,就是真的瞎了,也不需要谁来陪着。每个人都应该有他自己的精彩人生,谁也不该是谁的拖累,更不该用生病做砝码来绑住谁。”

    赵一枚说完,抬起手,摸索到他的脸上,停住,放缓了语气,低声道:“艾唯,我现在看不见,难道你也看不见?难道你看不见自己的心,为的究竟是丹尼,还是方沁?”

    没有听到潘明唯的回答。过了一会,赵一枚清晰地感觉到指尖下一片潮湿。

    然后,潘明唯站了起来,亲了亲她的额头,嘶哑地说了句:“我去洗碗。”便转身走开。

    赵一枚随手抓起身旁的抱枕扔过去,嘴里笑道:“干什么?搞得像是最后的晚餐一样,我还没瞎呢!”

    听到厨房门关上的声音,赵一枚怔了怔,泪水簌簌而下。

    赵一枚正歪在沙发上,神不守舍的听电视,门铃响了。

    “谁呀?”赵一枚问了一声。

    “我。”李云飞在门外应道。

    赵一枚坐起身道:“你自己开门进来吧。”

    李云飞开门进来,径直走到沙发边,说道:“我明天排了一整天的手术,怕是没时间带你去医院,干脆现在就给你拆了纱布得了。”

    “你给我拆?别!”赵一枚把身子往后靠了靠,“你是胸外科的,又不是眼科的。”

    李云飞不满地道:“就你眼睛这点小儿科毛病,拆个纱布而已,还用专门找眼科?再说,我也算是全科医生了。”

    赵一枚想起他曾参加过援非医疗队,基本上从头到脚、内科外科眼科妇科儿科的活都干,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可小心点。”

    “行了,放心吧。”李云飞说着俯身下来,手伸到她脑袋后面,开始拆纱布。

    第一层纱布拆下来,垂到了赵一枚的耳畔,赵一枚一向怕痒,便向后躲去。

    “别乱动!”李云飞更加俯低身子。

    纱布蹭到了脖颈,赵一枚忍不住笑出声来,身体往后一仰。李云飞的手正扣在她脑后,被她一带,脚下没站稳,和她一齐跌倒在沙发上。

    李云飞像弹簧一样迅速弹起来,又拉了她一把,见她还是“咯咯”笑着,奇道:“傻笑什么?”

    赵一枚不语,只是坐在那里笑得浑身发颤。

    李云飞摇了摇头,扳正她的脑袋,继续拆纱布。

    纱布一层层地拆掉,赵一枚缓缓睁开眼,视线越过李云飞的肩头,看见潘明唯正站在厨房门口的玄关处,整个人憔悴不堪,全没了往日风采,竟是比两个月前那次见面时又明显瘦了,隔着客厅,以她还不甚清晰的视力,都能看出他眼下明显的青影。

    “都收拾好了,我走了。”潘明唯淡淡地说了一句,便开门离去。

    赵一枚的笑容凝结在脸上,看着他萧瑟的背影,只觉得疼痛从心底汩汩流出。

    “你说你这是何苦?”李云飞说了一句,在她身旁坐下,掏出香烟和打火机。

    “别在我这抽烟!”赵一枚低低的喝了一声。

    “怎么,你旧情人从来不抽烟的?”李云飞冲门口的方向挑了挑眉毛,然后自顾把烟点着,叹道,“师太,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今天你就让哥们抽一根吧,我都好久没抽了。”

    赵一枚无心理会他,揽了个抱枕,埋下头。过了一会,不见李云飞说话,又扭头去看他。

    李云飞拿烟的姿势很奇特,是将烟夹在中指和无名指的指根处,所以每吸一口,都几乎将整个手掌罩在嘴边。一点微光在修长的指间半明半暗,烟雾缭绕中,眉头微锁,似是别有心事。

    赵一枚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李云飞瞥了她一眼,又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圈,叹道:“女人啊,都是些不可理喻的动物……”

    赵一枚又休息了几天,在家呆着无聊,便回了公司上班,只是还需小心控制用眼时间,尤其不能长时间盯着电脑。

    每次路过公司附近的东华医院,赵一枚都忍不住往大门里望去。她想看到什么?又怕看到什么?

    潘明唯就这样又一次消失了。每次他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