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谁成全了谁的碧海蓝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圣诞节前,工程如期完成,赵一枚和同事一起离开了香港。

    走的时候,赵一枚拎着大包小包,却感觉一身轻松,甚至有一种彻底解脱了的感觉。要说唯一有些舍不得的,大概就是“兰园”的金牌火腿煎双蛋了。

    春节假期赵一枚准备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云南丽江,临走前,秦扬来找她了。秦扬一般没事不会来,这次,是听说她要徒步旅行,给她带来一些户外用品装备。

    赵一枚要请他出去吃晚饭,秦扬淡淡一笑:“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别麻烦了,在家里随便吃点吧,我还没尝过你的手艺呢。”

    “我这?”赵一枚一愣,然后迟疑道,“只有面条噢。”

    “面条就面条,管饱就行。”秦扬往沙发上一坐,自顾打开电视看起来。

    赵一枚硬着头皮进了厨房,把所有可利用的食材翻出来,折腾一番,端出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番茄火腿鸡蛋面。

    “唔,香!”秦扬闻着味儿过来,尝了一口,赞道,“比我们食堂的好吃!也比外面的好吃。餐馆的什么东西都放味精。”

    赵一枚听他这话,心里不由一酸。从他大学毕业那年母亲去世算起,多少年了,他竟没有吃过一餐家常饭,哪怕是一碗简单的面条。

    秦扬“唏哩呼噜”地吃了几筷子,发觉桌子对面没动静,抬起头来,见赵一枚看着他,怔了怔,然后嘴角泛起一个自嘲的浅笑:“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吃相特别粗鲁?”

    赵一枚笑着摇摇头,喉头有热辣辣的东西涌动,竟然声音暗嘶哑:“趁热吃,锅里还有呢。”

    夜寒露重,屋里却是暖意盎然,不大的餐厅里氤氲着的热气,很快让窗户上起了白雾。

    秦扬悄无声息地又吃了一阵,忽然问:“你和那个相亲对象,最近怎么样了?”

    赵一枚奇道:“谁?什么相亲对象?”

    “还装。就是小桦的师兄。”秦扬头也不抬地说。

    “你是说‘小李飞刀’呀,他怎么成了我相亲对象了?当初那就是个乌龙事件。”赵一枚边吃边道,“他也就是我一朋友,认识好几年的网友,见了面才发现大家是熟人,而且他也是北京长大的,比较聊得来而已。”

    “是呀,不单聊得来,而且还门当户对。”秦扬抬头看了赵一枚一眼,“你知道他爷爷是谁吗?”

    “不知道。”赵一枚老老实实地答,同时有点好奇,“谁呀?”

    秦扬缓缓说了一个名字。

    这回赵一枚真真吃了一惊,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想不到小李还真够低调的……不过,他爷爷、爸爸是谁,关我什么事?我跟他就是狗肉朋友的关系。小桦也真八卦,把他师兄老底都抄出来了……”

    “小桦?他说他也是才知道。”秦扬说了一句,继续低头吃面。

    赵一枚明白过来,那必是赵东升查到的了。笑了笑道:“我说他们怎么就那么着急把我打包嫁出去,原来是发现了金龟婿。不过,他们怎么不打听清楚了,人家小李可向来是‘百花丛中过,不带走一片花瓣’。”

    “人总是会变的,他以前也许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再说,你呢?你对他就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秦扬看着她。

    赵一枚怔了怔,垂下眼帘不说话,用筷子一根根挑着面条吃。

    秦扬扫了她一眼,缓缓道:“你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人,是吧?”

    赵一枚狠狠咬了一下筷子头,又狠狠摇了摇头:“早放下了。我就当是被毒蛇咬过一口,好了伤疤,就忘了。”

    “真的?”秦扬盯着她。

    “真的!”赵一枚使劲点点头,又笑道:“你放心,我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我这不还没遇上合适的嘛,所谓’宁缺毋滥’。倒是你,过完春节就实打实满三十了,你的个人问题是不是也要提上议程了?秦扬同志?”

    秦扬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呼噜噜”把一碗面吃到底朝天,把碗一推,站起身闷声道:“我饱了,该走了。”

    赵一枚看着秦扬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恻然。突然苦笑一下,用力地摇了摇头,把脑子里不该有的伤感甩了出去。

    时间飞快,春节才过完,情人节就来了。

    2月14日情人节的这一天,赵一枚意外接到了秦扬的电话,说要请她吃晚饭。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赵一枚说,“你在这个日子请我吃饭?”

    “有人已经请你了?那个李医生?”秦扬问。

    “哪有人请我。今晚要加班。再说今天的餐馆估计各个爆满,你请我,我都不想去凑这热闹。”赵一枚说。

    “那好吧。”秦扬也不多说,就挂了电话。

    还没到下班钟点,几个女孩就坐不住了,一个个喜气洋洋地轮流往洗手间跑,补妆的补妆,换衣服的换衣服,只有赵一枚仍稳稳坐在座位上。

    “一枚,你真打算留下来加班啊?今天可是情人节呀。”杰米的眼光里带着几分同情,话音未落,赵一枚的手机就响起来。

    又是秦扬的电话,让她下去一趟。走出公司,竟然看到秦扬穿着便装,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等在门口。

    赵一枚在同事羡慕的目光中走过去,“秦扬,你想干嘛呀?”

    “帅哥加玫瑰,够给你撑场面的了吧?看以后谁还敢说你是必剩客!”秦扬笑吟吟地看着她。

    “哥,你这哪是给我撑场面,是毁我呢吧?这样一搞,谁还来追我呀?”赵一枚有些哭笑不得。

    “别叫我‘哥’!”秦扬看着她,收敛了笑意,缓缓道,“等哪天你嫁出去了,我就是你的娘家哥;只要你没嫁,就还是叫我秦扬吧。”

    赵一枚看着他,忽然心中酸楚,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

    “其实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参加了维和部队,马上要去进行集训,然后去海地,要去一年。”秦扬把花塞在她怀里,柔声说,“一一,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陪你去南普陀寺重新求个姻缘符。”

    “等你回来,我早就嫁人啦!”赵一枚大笑,眼角却湿湿的。

    做完手头上的事,已经很晚了。情人节的晚上独自一人加班,未免有些太凄凉。赵一枚自嘲地笑了一下,收拾好东西,捧上那束花,紧了紧外套,走出写字楼大门。

    夜色已深,冷风凄雨,街上的行人稀少。转过街角,赵一枚猛然停住了脚步。

    天空中淅淅沥沥飘洒着的细雨,在灯光的映射下,幻化成薄薄一层轻雾。就在这轻雾的笼罩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打着伞悄然而立,显得几许孤单和寂寥。

    赵一枚站在这雨雾里,仿佛心也被打湿了。

    “嗨,枚,下雨怎么也不打伞?”潘明唯小心翼翼地走上两步,把伞遮在她的头顶。

    赵一枚微微扬起脸,浮起一个讥诮的笑容,缓缓道:“潘先生?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在家陪着太太儿子,怎么反而跑到这儿来了?”

    “枚!”潘明唯苦笑了一下,“塞琳娜是我前妻,我们,很多年前就已经离婚了,只不过因为丹尼……”

    “你和我解释这些干什么?有区别吗?”赵一枚冷哼一声,打断他的话。是啊,有区别吗?他和方沁的话谁真谁假,都没有区别。照片上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接待生嘴里的“潘太太”,丹尼脆生生叫着“爹地”,他们割不断的血缘,骨髓移植……

    “有区别!我想让你知道,当初和你在一起时,我是真心的。”潘明唯的声音低涩下去,“对不起,枚,有些事我是瞒着你,塞琳娜她……”

    赵一枚先是心里一软,听到塞琳娜的名字,马上又硬起来,冷冷道:“还提当初做什么?真心也罢,假意也罢,结果都是一样的。我现在很好,过去的事,就当是一场噩梦,我早就忘了。”

    潘明唯怔了怔,嘴唇动了几下,才道:“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什么?看我过得好不好?”赵一枚鼻子里哧地一声轻笑,扬了扬手里的花,“你看到了,我过得很好,这下你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说着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枚!”潘明唯抬手抓住她的手,然而那手却象一条小鱼一样,一滑,就溜出了掌心。

    两人隔着半臂之遥,对视了片刻,只听到彼此压抑的喘吸声。

    “我看见他送花给你,但你没有跟他走;你加班,他也没来接你。”潘明唯伸长手臂,把雨伞又遮到了她头上。

    “那是因为他参加了维和部队,要去集训。等他从海地回来,明年的情人节,我们就结婚!”赵一枚飞快地说完,拨开头顶的雨伞,转身就走。

    前面一辆公交车刚好到站,赵一枚看也不看,“滴”地一声刷了交通卡,抬脚就上。

    耳听得后面传来“叮叮当当”硬币落箱的声音,转头一看,潘明唯居然也上了车。

    “你跟着我干什么?”赵一枚瞪他。

    “你坐反方向了。”潘明唯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赵一枚瞥了他一眼,向后排的空位走去。

    潘明唯不说话,依然跟着她。

    “你怎么回事啊?”赵一枚转过身,大声道,“我去找我未婚夫,你跟着来干什么?”

    一片安静。车厢里的乘客都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们两人。

    赵一枚一把推开潘明唯,噔噔噔上了楼梯。

    这是一辆观光线的双层巴士,二层没有顶棚,因为下雨,所以一个乘客也没有。赵一枚一直走到车尾,抓着栏杆站着,望着后面。潘明唯在她身后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住:“枚,下去吧,雨下大了。”

    赵一枚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道:“潘先生,你是我什么人?你管得未免也太宽了。”

    片刻的沉默,背后传来潘明唯的声音:“他不是你的未婚夫,你并没有和他在一起,对不对?”

    赵一枚猛地转过身,盯着他看了片刻,忽地嘴角扬起,冷笑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怎么,你那么远过来,就是专门来看我在情人节如何孤零零的……”

    “不是的,枚!”潘明唯打断她的话,抬起手,却又停顿在半空,最终缓缓收回,低声道,“我只是……后悔,当初那么草率地离开……”

    “后悔?哼!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棵大毒草。”赵一枚盯着他,一字字道:“今天在这我就明白告诉你,当初和你分手,我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过去的事,我早就全忘了!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潘-先-生!”

    “你真的……忘得了?”潘明唯的声音嘶哑,带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

    赵一枚的心猛地一颤,缩成了一团,咬了咬下唇,涩声道:“对,忘了。只当,做了一场噩梦,醒来……就忘了……”声音越说越低,避开他的目光,垂下眼帘,蝶翼般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滴落的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潘明唯呼吸一滞,胸口似乎被什么重重击中,那一刻的心痛,用万箭穿心来形容也不为过,看着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思维,只本能地伸出双臂,一把把她揽到怀里。

    “你干什么?放开我!”赵一枚在他怀里挣扎着,踢打着,像只落入猎人手里的愤怒的小兽,那束拿在手里的花,也被拍得落了一地的花瓣。

    “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是我错……枚,对不起,对不起……”潘明唯一叠声地说着对不起,手下却始终大力按着她,只想把她按在胸口,紧紧地,一丝缝隙也不留!

    “潘明唯,你为什么要回来?”赵一枚忽然停止了挣扎,呜咽出声,原本绷着着身体好像抽去了筋般一下子变得柔若无骨,只剩下在他怀中瑟瑟发抖。

    潘明唯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抚摸着她被雨水打湿的鬓角,语气非常非常的温柔:“因为我忘不了……我忘不了你,枚。”

    赵一枚受惊一样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慢慢变得柔软。雨势在这时减小,细密的雨丝在路边灯光的映射下幻化成轻雾飞花,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在漫天的雨雾中几乎融为了一体……

    “叮—”的一声响,车身一震,巴士到站了。

    赵一枚猛然醒悟,一把推开潘明唯,踉跄后退。

    “我们……下去吧,淋湿了……别感冒了。”潘明唯也有些语无伦次。

    赵一枚垂下眼帘,将身子略略一侧,避开了他的手臂。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狭窄的楼梯,下了车,向马路对面走去。

    潘明唯拦了一辆的士道:“我送你回去吧。”

    赵一枚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地坐进了车里。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快到的时候,潘明唯的手机响了,他略一迟疑,还是接了起来。

    手机有些漏音,赵一枚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焦急的声音:“艾唯,丹尼又犯病了,情况不好,我现在正送他去医院。”

    潘明唯扭头看了一眼赵一枚,然后压低声音道:“我马上赶回来,随时联络。”挂了电话,又转向赵一枚,斟酌了一下措辞说:“丹尼的身体不好。丹尼,其实他不是我亲生的,不过……”

    “你不用跟我解释,孩子的病要紧。是不是亲生的,他都叫你爹地,你别让他失望了。”赵一枚淡淡说了一句,又向的士司机道,“师傅,在前面路口停一下。”

    潘明唯听到她语气又恢复了冷淡和疏离,叹了口气道:“好吧,等我回来再慢慢跟你解释。我先送你进去。”

    “不用了,这里治安很好。”赵一枚迅速地开门下车,往前疾走了几步,才回过头。

    的士已经掉头而去,连影子都不见了。

    赵一枚怔了片刻,仰起头,对着漫天的雨雾大喊道:“赵一枚你个笨蛋!你醒醒吧!……”

    潘明唯赶到机场,已经没有了回香港的航班,于是先飞深圳,再从二十四小时通关的皇岗口岸过关,一路赶到医院时,已是凌晨两点多了。

    进到急症室,看到方沁,却没有看到丹尼。潘明唯连忙上前问:“丹尼呢?他现在什么情况?”

    “丹尼昏迷了,在里面。”方沁的脸色苍白,似乎站也站不住了。

    潘明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伸手搂住方沁,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这个出色的外科医生,面对多严重紧急的情况,她拿着手术刀的手都是稳稳的,现在,居然整个人都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不是一星期前才输过血吗?”潘明唯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沁说,“今天一天他状况都还好,就是晚上你说回不来时,他有些不高兴,我让他去洗澡睡觉。洗完澡出来他就说难受,头晕,想吐。我带他来医院,医生做了初步的检查,也看不出什么大问题,就准备抽血做个化验,一针扎下去,他就昏过去了。”

    潘明唯使劲搂了搂方沁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会没事的。以前那么多次,他都闯过去了,这次也会没事的!”

    方沁只有点了点头。

    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却只出来了个医生。两人顿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紧盯着医生,生怕他说出“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句话。

    “孩子体征平稳。”医生的一句话,让两人心中巨石轰然落地。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潘明唯问。

    “他还没醒。”医生说,“我们给他做了各项检查,虽然他的身体的确比较虚弱,可不应该会昏迷。”

    “会不会是铁质沉积引起?他有重型地中海贫血,一直定期输血,有八年了。但也一直有进行排铁治疗。”方沁向医生说。

    “这个我知道。”医生的表情看起来颇为疑惑,“其实他……他应该不算是真正的昏迷。”

    潘明唯奇道:“什么意思?”

    “或者说,是心因性昏迷。”医生说,“换种说法就是,他生理上没有昏迷,但心理上让自己昏迷了。”

    “什么心因性?”潘明唯更加糊涂。

    “就是俗话说的癔症。”医生说。

    潘明唯总算听懂了一个词,想了下道:“你的意思是,丹尼是假装昏迷?”

    医生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是简单的假装,是他的大脑潜意识操作身体做出了昏迷的反应。”

    “什么,什么潜意识?”潘明唯更加不解。

    一直在低头思索的方沁此时抬起头看向他,缓缓道:“也许……也许你进去叫他,他就会醒了。”

    “我?”潘明唯疑惑道。

    “丹尼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方沁缓缓道,“两年前你接受泰特中国的任职,刚离开美国,丹尼就一连几天腹痛,上吐下泻,开始以为是肠炎之类,最后的检查结果,却是心因性反应。丹尼不想你离开,他嘴上不说,身体却替他表达了。”

    潘明唯讶然:“你怎么从未和我提起过?”

    方沁道:“当时找儿童心理医生给他做过辅导,以为这就算过去了。”

    “那这次又是为什么?你对丹尼说什么了吗?他为什么会这样反应强烈?”潘明唯问。

    方沁道:“我只是跟他说,不要总是缠着爹地。爹地也要有他自己的生活,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他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潘明唯急道:“你怎么能这样跟丹尼说?”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方沁看着他有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