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所谓爱情原来是场闹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赵一枚的公司接了项工程,要派人去香港一个月。得知自己也在名单之列时,赵一枚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别人的第一反应是高津贴、买名牌;而她的第一反应是:香港,是那个人出生长大的地方。

    她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早就忘记了伤痛,不再有恨,也不再有爱。可仍然要小心翼翼地不去想,似乎心里有条伤痕,每次不经意地念及,都会让伤疤裂开,流血不止。

    赵一枚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推辞,请老板换人去。可老板说,谁都可以换,你是技术主管不能换,除非你想换工作。

    过完生日后的第二个星期,赵一枚和几个同事一起来到了香港。小李飞刀说得对,想真正走出来,就不要逃避,而要去面对。

    第一个周末,赵一枚一个人一早上了太平山顶。旭日初生,凉风拂面,俯瞰着下面栉次鳞比的高楼和海港,想起那一天早上,电梯的开合间,她和他第一次见面,那个一身得体西装,斯文儒雅的男人,绅士地冲她微笑着……

    ——为什么,她的心,还是会止不住地痛?

    坐小巴下了山,时间尚早,香港的店铺,周末很多都要十一点多才开门。赵一枚心念一动,坐地铁去了九龙城。

    自从开通了自由行,赵一枚在早两年也来过香港,旅游加购物,不过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九龙城也来过,纯粹购物的。

    出了地铁站,沿着指示牌,没走多远,就到了九龙城寨公园。潘明唯说过,他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一直到十岁时,他父亲靠卖大闸蟹起家做餐饮业,家境好转,才搬离九龙城寨的。而九龙城寨也在十多年前改造成了公园。其实赵一枚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想来这里,也许是为了告别,与过去纠缠的爱与恨告别。

    走进公园,路两旁都是低矮的黄色栏杆,有在散步的老人和踩单车嬉闹的小孩子。赵一枚走着走着,发觉不对劲,怎么好像走在了赛车道上,前方地面还印着“SLOW(减速)”、“DOWN(下坡)”的字样。正想着,听到后面喊叫,赵一枚连忙往旁边一闪,一辆单车飞快地擦着身边冲过去。

    赵一枚哑然失笑,看来真的是走错路了,这是专门给单车跑的。走到前面地势高的一处往周围一望,黄色栏杆围着的单车道绵绵延延,竟看不到出口。

    就不信走不出去了!赵一枚看看四下无人,跨过栏杆,踩着草坪一路下坡到了行人道上。刚刚站稳,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说:“姊姊,草坪呒可以踩嘅!”

    赵一枚回头,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四五岁小男孩,正骑在一辆有辅轮的小单车上,目光清澈地望着她。

    做坏事被人捉住,而且是做没公德的事被纯真的小孩子捉住,赵一枚顿时脸上飞红,讪讪地说了句“对不起.”就赶紧逃离。脑海中却不由想象着,那个人小的时候,是否也这般可爱?甚至想像着,如果当初他们的孩子好好的生下来,长到四五岁,也会是这般清秀可人吧?随即又使劲甩了甩头,暗骂自己,为什么,就是忘不了?

    从九龙城寨一路闲逛,直到下午三点多,拎不动也走不动了,才往回返。快到住处的时候,觉得肚子饿了,就拐进了街边的“兰园”茶餐厅。

    曾有人说过,在香港随便进一家茶餐厅都是美味。赵一枚对这句话很赞同。来香港才一个星期,赵一枚和同事已经在这家茶餐厅吃了两次晚餐和两次宵夜,连老板娘都认识他们了。

    这家茶餐厅据说已经开了十多年,简洁的店面,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装修痕迹,不过店铺面积比较大,也比较光亮干净,墙上张贴着一些获奖简报和明星留影,小小地张扬着它的名气。周日的下午,一眼望去,居然是满满的人。

    赵一枚在门口犹豫着不知有没有位子,老板娘已经看见了她,热情地招呼她进来。与人拼桌坐下,赵一枚点了招牌的丝袜奶茶和猪扒包。这家的丝袜奶茶名不虚传,很香滑,茶味与众不同,听说是用四种不同的茶叶调制而成的;猪扒包所用的猪扒都经过特别的腌制,所以非常入味而且松软,味道令人回味。

    虽然人多,但赵一枚还是很享受面前的美味,和这里地道的生活气息。买单时伙计忙不过来,老板娘亲自把找回的零钱拿过来,并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这里的早餐也很好的,你和同事有空来吃啊。”

    赵一枚心想,下午茶、晚餐、宵夜都在这吃过了,试试早餐也好。于是一边起身一边点头说:“好啊。”

    老板娘贴心地帮她把放在脚边的购物袋递到手上,又笑呵呵地说:“每星期一早上特供的A餐有金牌火腿煎双蛋,一定要来试试啊。”

    火腿煎双蛋?她有多久没吃过火腿煎双蛋了?

    晚上赵一枚对同事林迪说:“明天早点起,去‘兰园’吃早餐啊。”

    林迪瞥了她一眼,“吃个早餐不用那么复杂吧?多睡会儿啦,我买了牛奶面包。”

    周一的早上,赵一枚起了个大早,一个人跑到“兰园”茶餐厅。好在金牌火腿煎双蛋没有让她失望,正是她最爱的“两面金黄、中间流黄”。回去后大肆宣扬,杰米说她魔障了,为一份煎蛋激动成这样。

    从此之后赵一枚隔三岔五就去“兰园”吃早餐,不过金牌火腿煎双蛋只有周一早上才有,老板娘说,所以这才叫“特供A餐”啵。

    “兰园”茶餐厅老板娘是个三十多岁胖胖的女人,伙计们都叫她“霞姐”,芳姐成天笑眯眯的,只有对老板“水哥”凶。水哥瘦瘦的象根竹竿,说话嗓门又大又沙,两个人经常说不了几句就吵起来。可赵一枚看着他们忙忙碌碌、吵吵闹闹,却觉得说不出的温馨和羡慕。

    转眼来香港已有一个月。这天下午和项目方香港辰通公司的工程师开会,赵一枚中途从会议室出来去影印资料,在走廊上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叫了一声。

    那人转过身来,果然是托尼,以前在泰特公司的旧同事。

    两人打了招呼,托尼问:“枚,你怎么在这里?”

    赵一枚道:“我们公司接了辰通的工程,我已经过来一个多月了。你呢?泰特也在和辰通合作吗?”

    “合作?”托尼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不是吧,你干了一个多月都不知道,辰通是泰特的全资子公司呀。”

    这么巧?赵一枚暗自惊讶。

    开完会回去。他们住公寓也是辰通安排的,离地铁很近,交通和饮食都很方便。晚上赵一枚和同事杰米、林迪一起坐在“兰园”茶餐厅吃饭,吃着吃着,赵一枚想起秦扬要来香港的事,便抬头问大家:“过两天我哥要来香港,请他去哪吃饭好呢?”

    “你哥?”杰米看了她一眼,“枚,你的哥哥弟弟可真不少啊,还老说自己是‘剩女’……”

    赵一枚瞥了她一眼:“真是我哥。他难得有机会来香港,是个交流会议,就一个晚上自由活动时间。”

    “看看吧,给你参考。”坐在对面的林迪扔过来一本杂志,“中西美食大全。”

    赵一枚拿起来一看,是本《饮食情报》,就说:“你买的?”

    林迪朝门口努了努嘴:“免费的。”

    也是,这种杂志其实就是做广告的。翻开来,铜版纸彩页,精美的印刷,琳琅满目的美食,看得赵一枚垂涎欲滴。

    翻着翻着,赵一枚的目光突然定住了,呼吸也不由一滞——一个微笑着的熟悉面孔,就这样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跃然眼前。

    这是一家西餐馆的介绍。尖沙咀一间叫“明月”的餐厅,主打美国及意大利菜式,靠近窗边的位置可以望到维港。除了店面环境和出品菜式的图片,还附有店主的头像和简介:“店主出身香港餐饮世家,旅美多年,曾在知名IT公司任高管,钟情各种美食……”

    指甲盖大小的一幅照片,不是很清晰,像中人留着时下很潮的短短的寸头,戴一副无框眼镜,眉眼恬淡,微微笑着,整个人看上去潇洒惬意。

    发型不同,眼镜不同,脸庞也似乎清瘦许多,只那感染力极强的微笑还是一样一样……

    是他吗?他竟然就在香港?赵一枚“啪”地合上杂志。

    “怎么了?”林迪吓了一跳。

    “没什么,吃饱了,买单吧。”赵一枚捧着杂志,一颗心“砰砰”乱跳,对着面前的卤水双拼只觉得喉头噎住,再也吃不下去了。

    出了门,赵一枚借故有事,没有和大家一起回公寓,转身向地铁站走去。走了没多远,还是忍不住停下,从包里拿出那本从“兰园”顺手牵羊拿来的《饮食情报》,翻到那一页,手指轻轻抠在那熟悉的眉眼上。

    几个主打菜式的图片下方还有一段诗一样的描述:

    夜色旖旎迷人,

    月光下的维港是那么的美丽。

    惊喜的开篇,

    一大盘沙拉和香脆的面包,

    飘散着浓浓的奶香的番茄汤,

    如丝绸般的细致浓稠,

    简单纯美难以忘怀;

    加利福尼亚虾卷,

    美味的鲜虾永远也吃不够;

    香辣火腿蘑菇披萨,

    新鲜出炉的丰富馅料和厚厚的芝士;

    钟爱的甜食即将登场,

    一勺一勺的探究下去,

    朱古力香蕉蛋糕,

    甜与苦的交错,

    一口接一口滋味无穷,

    丝丝入心;

    烤苹果奶酥,

    果香馥郁搭配着冰淇淋,

    冰火交融缠绕味蕾,

    浓郁厚实却并不很甜腻;

    爱尔兰咖啡和拿铁咖啡,

    唇齿间弥漫着曼妙的滋味,

    在舌尖激起无限回忆。

    坐在通透的玻璃窗旁,

    一缕月光悠悠。

    一如你的细腻,柔情又温馨,

    万般惬意地充盈着我的心灵,

    直到把自己遗忘在浪漫的月夜里……

    文字的署名是“贪吃的小Q”。

    以前他总是叫她“贪吃的小猪”。他们一起扫荡各种美食。他总是比她先放下筷子,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她吃,说看着她吃东西就是享受;她说,那不如就合伙开一家餐厅,每晚一起在月光下享受美食……

    然后他走了,一声不响地走了,奔向他的阳光灿烂,留下她一个人在黑暗里独自舔舐伤口……

    他只留给她一句话——“枚,对不起。祝你幸福。”

    就在几个星期前,赵一枚还以为自己已经放下那一切。原来她没有,原来她不能,原来她根本没办法——没办法原谅,没办法忘记。

    赵一枚拿出手机,照着杂志上的订位电话拨过去。

    前台接起电话:“您好!明月餐厅。”

    “请问……”赵一枚觉得喉咙发干,咽了口口水,才说,“请问,这里的老板是姓潘吗?”

    对方愣了一下,答道:“是的。请问有什么帮到您?”

    “他是……潘明唯先生吗?”赵一枚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没错。”对方这回答得很干脆,“请问您是?……喂?小姐?”

    他在,他就在香港!赵一枚的耳边反反复复回荡着这句话,半天,才发觉电话那边还在不停的叫她,连忙定了定心神,应道:“哦,我是他的一个朋友,很久没联系了。他现在,在店里吗?”

    对方听说是老板的朋友,恭敬地答道:“潘先生不在,不过潘太太在。请问……”

    潘太太?

    赵一枚心里“咯噔”一下,定了定神,才道:“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订明天的晚餐。请给我留可以看到海景的窗边位,两个人,明晚七点,我姓赵,赵一枚。”

    第二天晚上不到七点,赵一枚就已经到了海港城,楼上楼下转悠了几圈,七点十分,秦扬才出现。

    “喂喂,迟到了!”赵一枚迎过去。

    “不好意思。饿了?怎么不先进去?”秦杨似乎是从会场直接赶过来的,额头微冒着汗,西装脱了拿在手里,一只手正把领带往下扯着。

    赵一枚心说,我哪能一个人进去?我就是等你来救命的。嘴上却道:“这不怕你找不到嘛,所以在门口等你。”说着伸手帮他整了整衣领。

    秦扬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有点不自在地说:“怎么?”

    赵一枚退后半步,歪着脑袋左右看了看,说道:“嗯,原来你穿西装这么帅,很好……”

    秦扬狐疑地打量了她一眼,说道:“喂,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特别……漂亮啊?你搞什么名堂?”

    赵一枚哼了一声:“你怎么说话的?我向来都这么漂亮。”向餐厅门口看了看,又犹豫起来,“唔……算了,咱们还是换一家吧。”说着便转身往回走。

    “换什么,这家不挺好?”秦扬一把拉住她。

    “你这么难得来趟香港,我们还是去吃地道的粤菜吧。”赵一枚避开他审视的目光。

    秦扬像座铁塔一样一动不动。

    赵一枚心知瞒不过他的火眼精睛,只得叹了口气道:“这家餐厅……是潘明唯开的。”

    听到“潘明唯”三个字,秦扬手下一紧。赵一枚被他抓着手腕,差点痛呼出声。

    “就这家。”秦扬从牙缝里低低吐出几个字,用力一带,赵一枚便被他挟着向餐厅走去。

    “明月”餐厅位于三楼,装修雅致,灯光柔和,播放着轻松的背景音乐,整面墙的落地玻璃外就是开阔的维多利亚港景观,在夜色下格外迷人。

    两人一进门就有彬彬有礼的侍应生迎上来,报上订位的姓名,侍应生将他们引到窗边的一张台,窗外就是维港的迷人海景。

    秦扬拿起菜牌翻了翻,抬起头问道:“你要吃什么?”

    赵一枚心不在焉地道:“我要一个番茄底的汤,其它随便……噢,不要牛排。”

    她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自从一踏进这间餐厅,她就似乎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感受着周围的动静和视线,既紧张又忐忑。

    秦扬叫来侍应生,杂七杂八点了一大堆,然后对着“优惠活动”的餐单问:“中银信用卡可以有九五折,那浦发的呢?”

    “浦发?”侍应生愣了一下。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VISA信用卡。”秦扬一字一句地道。

    “对不起,目前只有中银信用卡可以享受九五折优惠。”侍应生略带歉意地用还算标准但仍有些生涩的普通话回答。

    “为什么浦发的不可以?你们老板在不在,你去问问他,如果也有优惠,我们就再点几个甜品。”秦扬一板一眼地对侍应生说。

    侍应生表情显然觉得这个人在无理取闹,但仍礼貌地说了声:“好的。”才转身离去。

    秦扬冲赵一枚扬了扬嘴角:“火力侦察。”

    过了一小会儿,那个侍应生居然真的转了回来,向秦扬说道:“先生,今天刷浦发信用卡可以打八折。”

    “八折!”秦扬扭脸看着赵一枚,眼中意味深长,“要不要再点些甜品?”

    赵一枚完全走了神,一颗心嗵嗵直跳,直到秦扬问了第二遍,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说已经点得很多了,不如吃完再说。

    他在!整整一年没见,她找上门来,而他居然躲在里面,不敢光明正大地出来和她打个招呼?

    盘盘碟碟陆续摆上桌面,果然是典型的美式餐厅做派,分量十足。只是赵一枚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吃进去了些什么,总觉得背后似有目光盯着她,反而摆出更加惬意的姿态,和秦扬大谈这一个多月在香港的见闻和生活,尽量摆出一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景象。

    “你紧张个什么劲?”秦扬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

    “我哪有紧张,你知道的,我吃多了话就多……”赵一枚拿起一块披萨,突然抬手递到了秦扬嘴边。

    秦扬一愣,飞快地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便张开嘴,就着赵一枚的手,一口一口把整块披萨吃了下去。

    赵一枚一边喂,一边眉花眼笑地看着秦扬;秦扬则皮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