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如果你爱我你就带他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周二下午潘明唯去了趟客户的工厂,回来后就开始咳嗽。直到晚餐的时候,还在咳嗽。

    赵一枚问:“你怎么了?又感冒了?”

    “不是,能是在工厂车间被粉尘呛到了。”潘明唯说。

    “你没带口罩吗?”

    “本来以为只用呆一会儿的,再说大家都没戴。”

    “你怎么能跟别人比,您的美国身子还没适应中国的恶劣环境呢。”

    潘明唯听出她语气里的小小揶揄,笑道:“我这不是在努力吗,以后继续加强锻炼。咳咳……”

    赵一枚见他咳得厉害,不由担心,说:“你会不会是对粉尘过敏呀?”

    潘明唯想了一下说:“有可能。我每年春天都会眼睛痒,医生说是对花粉敏感。我那儿有抗过敏的药。”

    赵一枚说:“又是从美国带来的?那就赶快回去吃吧。”

    结了帐,一起回到潘明唯的公寓,找出药来吃了,赵一枚说:“上床去睡一觉就好了。”见他神色萎靡,伸手去拽他,一触之下,发现他掌心滚烫,吃了一惊,心说不会又发烧了吧?赶忙去探额头,果然。

    “怎么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赵一枚把他按到床上躺好,说又,“我上次给你的体温计呢?”

    “好像在书桌抽屉里,咳咳。”

    赵一枚拉开抽屉翻了翻,一眼瞥见几张照片,一个熟悉的笑脸跃然之上。

    照片上都是孩子,不同肤色,从几岁到十几岁都有,背景都是在室内,似乎是在医院,因为大多数孩子都穿着病号服。最后面一张是方沁搂着一个孩子的合影,看上面的日期都是上个月的。

    赵一枚翻看了几下,轻轻把照片原样放回去,拿起体温计,又犹豫了一下,心想潘明唯既然随便把照片这么放在抽屉里,应该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不如大大方方直接去问他,省的心里象有小猫抓一样痒痒。于是把照片一起拿了,走回卧室。

    潘明唯把体温计夹好,见她把照片举到眼前,笑了笑:“这是我以前在红十字会医院做义工时照顾过的一些孩子,方沁就是那家医院的医生。”

    赵一枚释然地微微一笑,旋即又道:“你做义工?可真没想到。”

    潘明唯也一笑,拿过照片指给她看,“这个孩子是烧伤,还要再分次植好几次皮;这个是脆骨病,别看他个子小,已经十岁了;这个小光头仔是白血病,一直在做化疗;这个,”潘明唯指着一个头发竖在头顶的可爱小女孩,“我走的时候她还在做疗程,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你看头发都长这么长了……”

    翻到方沁搂着个孩子的合影的那张,潘明唯说:“这是小丹尼,他有重症地中海贫血,是一种遗传的血液病,要不停地输血才能维持生命。彻底根治的方法只有骨髓移植,可是一直没有找到配型合适的……”

    赵一枚见他看着照片微微蹙眉,面带忧虑,便说道:“别担心,会找到的,这些孩子都会好好的长大的。”顿了顿又道:“想不到,你们都这么有爱心……”

    “其实也没什么,在美国很多人做义工的。”潘明唯道。

    “我没做过义工,不过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参加过红十字的急救培训班,有一次还真的救了人呢。”赵一枚开始兴致勃勃地回忆,“是两个触电的游客,就倒在我们学校门口的冷饮店,周围的人都傻站着,只会打120叫救护车,我和我师弟就上去给他们做胸外压,人工呼吸……”

    “给陌生人口对口人工呼吸?什么感觉?”潘明唯目光灼灼盯着她。

    “没感觉,一心救人呢。要非说有什么感觉,就是被那人一脸的胡茬扎得刺痒,还好他没有口臭!”赵一枚笑了笑。

    潘明唯不禁抬手摸了摸下巴,眼里含着笑又问:“那你救的人长什么样子,也不记得了?”

    “早忘了,当时就没顾得上仔细看,只记得我师弟做胸外压力气太大,把另外那个老头的肋骨差点给按折了,估计那老头是疼醒的!”赵一枚哈哈一笑,一边抽出体温计,一边又说,“还有就是,那次我把从普陀寺求来的梅花姻缘符给弄丢了,郁闷了好久……”

    潘明唯一笑,正待开口,赵一枚却嚷嚷起来:“哎呀,三十八度六,烧得不低呀!你身体太差了吧,这么容易感冒发烧。”

    “我在美国十年,很少感冒,一次发烧都没试过。”潘明唯无奈地说。

    “好好,是我们这里环境不好、水土不好、饮食不好,累得你总生病行了吧?不过总不感冒发烧也不好,容易得癌症。”赵一枚说道这里,见到潘明唯的眼神忽闪了一下,不由笑道:“吓你的啦!再说你这不是又发烧了吗?烧一烧十年少……”

    “那我烧了两次,不是已经变成十二岁了吗,一姐?”潘明唯居然还有精神开玩笑。

    只是几种药吃下去,咳嗽似乎是缓解了,体温依旧降不下来,反而一路升到三十九度多。

    “我们这样自己乱吃药行不行呀?”赵一枚担忧地说,“要不要去医院?”

    正说着,客厅里传来歌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是赵一枚的手机彩铃。

    赵一枚看了下床头的时钟,十一点都过了,这么晚,会是谁打来的呢?

    赵一枚跑去厅里接电话。

    “一姐,你……你那个帅表哥……怎么……怎么不理我呀……”电话那头传来江小影含混不清的声音,背景嘈杂。

    “你这是在哪啊?在酒吧吗?”

    “楚雄……楚雄他要结婚了……”

    赵一枚花了半天功夫才搞清楚,江小影的前男友周楚雄要结婚了,她听到消息,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去酒吧买醉,竟然还碰到秦扬了,上去打招呼,结果秦扬睬都不睬她。

    “我……我真的那么差劲吗?他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还是男人见到我都要躲着走?……”

    赵一枚一边安慰她一边想,还以为她早已经想通了,却原来还是放不开。女孩子一个人在那种场合喝得半醉,可别出什么事,不是人人都像潘明唯当初那么绅士的。还有秦扬,他怎么也在?可别借酒消愁喝多了再搞出什么事来。“告诉我你在哪个酒吧……沸点?好,我这就过去,你千万别走开!”

    挂上电话,赵一枚心想幸亏江小影还能说出酒吧的名字,不然一个人在那,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有秦扬,他到底是怎么了,居然这个样子!

    赵一枚急急走回卧室,问潘明唯:“你知道沸点酒吧在哪吗?”

    “沸点?……没去过。什么事?”

    “嗐,温蒂失恋,喝多了,我得去接她。我车上有GPS导航,我下去再查好了。”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潘明唯说着就要起身。

    “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啦,都烧成这样了。”赵一枚又把他按回床上。

    “不行!这都半夜了,你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安全。”潘明唯拽住她的手不放。

    赵一枚想想也是,说:“那我等会儿上车查了地址,再打电话给小刘,让他也过去。”

    “小刘?哪个小刘?”

    “我们技术部的小刘,刘志峰。人家比你壮多了吧?他可是一直对温蒂单相思呢,正好给他个表现机会。”小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赵一枚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她和潘明唯,不就是在酒吧这么“勾搭”上的吗?

    潘明唯不再坚持,只是说:“那你小心点,咳……咳……”

    赵一枚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说:“我不一定能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有事打电话给我,实在不行就打120。”

    “行了,你快去吧。我没事。”潘明唯道。

    赵一枚一笑,转身离去。

    潘明唯躺在床上,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从枕头边拿过手机拨了个号码。

    “马可,是我。”

    “噢,老板。这么晚了,什么事?”

    “你知道沸点酒吧在哪吗?”

    “沸点酒吧?”电话那头略一犹豫,“你是指沸点娱乐城里的酒吧?”

    娱乐城?潘明唯皱了皱眉头,“还有第二家沸点吗?”

    “据我所知,本市就这一家叫沸点的,那儿可是瘾君子出没的场所……”

    马可还没说完,潘明唯已经“腾“地一下子坐了起来,沉声说道:“告诉我地址。”

    温蒂怎么会去那种鱼龙混杂、乌烟瘴气的场所?潘明唯更加觉得自己的担忧绝不是多余的,赵一枚看似精明,其实却很爱逞一己之勇,不计后果。看她那次一个人在酒吧喝醉就知道了,如果不是遇见他,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还有那个小刘,也是个十足的愣头青。

    挂上马可的电话,潘明唯立刻拨打赵一枚的手机,占线。于是掀开被子下床。站起来的时候,竟有一瞬间的眩晕,随即剧烈地咳了起来,直咳到胸口都撕裂般地痛了才勉强止住。

    潘明唯直起腰稳了稳,只觉得浑身滚烫,却又从里面往外透着一阵阵的冷,四肢骨头都觉得酸痛无比。头重脚轻地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穿上外套,拿起车匙。谁知下了楼被冷风一吹,又是一阵眩晕。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打了辆的士。

    赵一枚下了车,站在七层楼高的沸点娱乐城前面,“桑拿、按摩、KTV、棋牌……”闪烁的霓虹灯字晃得她有点眼晕。

    不是GPS指错路了吧?还有第二家沸点?江小影怎么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呢?赵一枚去过的都是比较清雅的酒吧,纯粹喝喝酒、聊聊天,最多听听歌。

    再打江小影的手机,没人接。估计里面太吵了,听不到。算了,直接进去找。赵一枚走了进去,酒吧就在一进门处,中间还有个舞池,音乐声喧闹,一群人随着节拍摇头晃脑地跳着。

    不是吃了那个什么丸吧?赵一枚想着,迅速沿着舞池边走过,绕着酒吧转了一圈,才发现原来江小影就在最靠近门口的位子上。

    长沙发上坐着四五个男男女女,江小影就在其中。确切地说,她在其中某个男人的怀里,而且显然已经半醉了。秦扬不在这里。她喝成这样,肯定是看错人了,即便要喝酒,秦扬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赵一枚皱起眉头,大喊一声“温蒂!”

    “一姐……”江小影醉眼朦胧地抬起头,居然还能认得她,“正好,来,一起喝。”

    “还喝,走啦!”赵一枚上前就去拉她,“看你都喝成什么样了。”

    “美女,你是温蒂的朋友啊?坐下一起喝嘛!”一只滑腻腻的大手按了上来。

    赵一枚厌恶地甩开,却又立刻被另一只手拽住:“大家都是温蒂的朋友嘛,今天温蒂不开心,就陪她一起喝个够啊。”

    赵一枚快被江小影气晕了,又说是一个人来的,那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温蒂,这是你朋友?”

    “是啊,朋……友,在……在‘乐吧’认识的……他们很好人啊,带我来这里……陪我……”江小影有些口齿不清了。

    天,原来已经喝了两场了,就为了一个才交往了三个月的臭男人,值得吗?赵一枚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手还被人拽着甩不脱,扭头怒道:“你放开!”

    那个男人见她生气,居然不再纠缠,却搂过江小影,又递过一杯酒,冲她道:“美女,喝了这杯酒,你再带温蒂走。”

    楼下音乐声喧天,三楼一个不到十平米的KTV包间里,却没有音乐,只有异常安静的两男一女。

    年轻男子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双臂抱胸,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女。中年男人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面目,旁边的中年女人在他们俩之间,时站时坐。

    突然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坐到年轻男子身旁,哈哈一笑。

    刀尖抵在了年轻男子的腰间,锋刃在射灯下泛着寒光。

    “小子,表演得不错呀!”中年男人换了一副恶狠狠的语气。

    年轻男子一动也不动,淡淡地说:“大哥,这都一个多小时了,你们搜也搜遍了,问也问够了。在这条道上混的都不容易,买卖不成人情在吧?”

    中年男人见他如此镇静,又是哈哈一笑,收起了匕首,说道:“兄弟,开个玩笑,别介意。”说着递过一支烟。

    年轻男子指尖夹着香烟,借着中年男人手里的打火机点着了,吸了一口,然后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